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限界破裂 【柯王子 火却斯 奇幻AU】03

01 02


011

       你会认为,怎样才算是了解了这个世界,是熟悉每片森林的味道,还是走过每一条通往远方的路,或者是能背诵那几本厚厚的记载了自然科学和神创论的书籍,能回答每一个关于“为什么”的问题。

       Curtis觉得自己活了三十多年,经历了这个世界翻天覆地的转变也仍旧称不上了解,那些在列车上的日子,根本不能称得上是行走世间的经历,就算是,他也宁愿这些经历从未有过。只不过夸下了海口,他得拿出些令人信服的东西出来。

       好在这个魔法世界,这个夏洛伊,实在是有太多可以指正的地方。

       Curtis惯用的了解周遭环境的方式是融入其中,住在城堡里的确可以俯瞰一切,但是坐在街头巷尾的长凳上,才能像是一个真正居住于此的公民。  

       当他徘徊在这些仿佛旧世纪的复古道路,穿过人潮穿过大街小巷,从清晨到夜色将至而若有所思的时候,那么一排从远至近被点亮的火苗引起了他的注意,在这里他在除了壁炉之外只在一个情况下见过火焰,是那个家伙。

       Johnny从城堡的顶端飞下来,打着响指点燃每一条道路旁的街灯。看到熟悉的身影于是从将暗的天空俯冲下来差点点着了Curtis的衣角“嘿,哥们,我说,晚上好啊,现在是伟大的霹雳火的时间,你看到了吗?”说着话又随手抛出几个小火苗,那些细碎的火焰擦着Curtis的衣袖飞过去令他背后的街灯亮起火光。“自从这儿有了晚上,每天到了这个世界你就能看到霹雳火的个人秀了,这很重要,你得注意。”

       “我记得……”Curtis重新张望了一下四周,这里的确没有电缆线路之类的设置,就算城市建筑风格有些类似于蒸汽时代,但是这些天也没有见过类似蒸汽机之类的动力装置。

       “好的我知道,你们那儿是用一条电路把所有的灯泡儿串在一起,一个小小的开关就能让整座城市灯火通明,但是老兄,这里是魔法世界,可以用魔法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Johnny抱着胳膊展示似得用一小撮火焰演示一团电线搅在一起的样子。

       可能就像Johnny所说的那样,魔法才是这座城市的动力,唯一动力。只是Curtis仍然不明白,他茫然的看着从他们身边穿行的人群,因为点灯人的工作突然停滞,整座城市陷入了一半是亮着灯火一半只有微弱的光芒倒影的景象。他们身后的大半个城市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只是那些行人似乎丝毫不会被黑暗所影响,依旧举着报纸阅读,或是在黑暗中从容的交谈,就像是根本没有受到暗夜的影响,如提前设定好的程序一样重复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夜晚也看不见月色的城市,如果陷入黑暗,那就是纯粹的黑暗。

       “你不能小瞧了会使用魔法的家伙,他们远比你想象的厉害的多,或许用你们的方式来讲,这些人应该被称为神,我曾在那个神殿上立了好几个百年,Jack告诉过你吗?我曾是神殿上的火炬,天父赐予我一个实体,让我伴随他两个年幼的孩子成长,怎么说呢?伟大的Johnny真的十分了不起。”说一句话之前要铺垫打断的废话和自我夸赞,这种行为已经被Curtis在内心总结成一个套路,Johnny的长篇大论里总是只有那么几句是有用的“大家都称我为生命之火,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我知道在要创造出生命远比实现天方夜谭还要难得多,Curtis,你能看得出这里不对劲对不对,帮帮他们吧,我会尽自己所能去帮他们,如果你也一样,那你就是我的好哥们。”

       看着这个外表并不成熟的少年向自己伸出的手,Curtis盯着少年的双眼看了几秒钟,然后缓慢而坚定的从口袋里伸出手与他击了个掌。

       “你想知道这些人类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吗?”Johnny感受了一下来自对方掌心粗糙的质感,顺便抛出了一个普通人类百分百会感兴趣的问题。

       果不其然,Curtis眼睛里闪现出了好奇的目光“我可以知道吗?”

       “为什么不行?伟大的霹雳火带你去!”

       当Curtis被以提携的方式第一次飞上天空的时候,虽然离身后的火焰很近却没有感受到想象中那种会被灼伤的炙热,反而是觉得快要被耳边呼啸的风声给刮破了脸颊。他徒劳的拉紧了大衣敞开的衣领,在内心祈祷这个魔法世界的人不都如霹雳火一样是个疯狂的家伙。


012

       事与愿违,当Curtis在Johnny的拖拽下来到Jack的工作室发现里面堆满了糖和香料的时候他的内心简直要惊叫出声,虽然表现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也只是嘴角抽动了两下,虽然他没办法想象在原先他所生活的时间中那种不可描述的造人方式如何在魔法世界中实现,但是当他真的看到这种“原材料”的时候,也就只能感叹,可能,可能人类的起源也就的确如此。

       “你到这儿来看,这儿有好东西。”Johnny站立在一个巨大的玻璃柜前面,指着里面被放置在玻璃瓶里的小玩意一一介绍“独角兽的鬃毛、龙的獠牙、人鱼的鳞片、麒麟的角、神殿后花园中掉落的永不凋谢的花瓣……”

       “这些是什么?”Curtis看着这些貌似寻常实则不凡的“珍宝”发出疑问。

       “原料啊,制作的时候加进去,每个人会根据这些东西的不同而显现出不同的性格样貌。”Johnny在描述造人过程的时候语气轻描淡写的仿佛就像是在完成一项最简单的进门之后随手关上门之类的事儿。“收集这些是挺不容易的,有时候我和chase要离开这里飞去很远的地方。”

       “那这些呢?”Curtis又指了指那些糖和香料。

       “那些就是纯粹的糖和香料。”一个有些冷清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随即走进来的人就是Jack,他随手抓了一些被装在麻布袋里的糖果递给Curtis“我不喜欢你们人类那套用有机物和无机物解释一切的理论。水分和肌肉组织能组成人体,这些糖和香料也能做到,其中的区别也就是尝起来会更好吃而已。”

       结果糖果的Curtis有些犹豫的没有品尝这些甜美的小玩意儿,这令他觉得自己是在吃人。

       “那家伙现在这副身体也是我给他的,用糖和香料,你可以去尝尝。”Jack在走向工作台的时候随手指了一下Johnny,而那个被指到的家伙摆出了一副见了鬼的苦瓜脸,看起来一点也不香甜。“我今天还要继续工作,你们要留下来看吗?”

       “可以吗?”Curtis克制着复杂的情绪礼貌的询问。

       “当然,夏洛伊没有秘密。”王子回答他的语气淡然而读不出情绪,抬了抬眼眸看向唯二的两名观众。“我要开始了。”

       他选了一些柔软的棉花糖,又在玻璃柜里取出了那只装着花瓣的瓶子,想了想,又选了一些叫不上名字但是流转着绚烂颜色的液体。蝴蝶在他旁边纷飞,帮他提着那些他双手拿不下的瓶瓶罐罐。

       “蝴蝶是Jack的使者,像是魔法小精灵之类的存在,会继承天父之位的人能驱使世间万物,在他们年幼的时候,第一次使用魔法而具象化的东西会伴随他们渡过漫长的一生,这些蝴蝶也代表着杰克,又或者说它们就是Jack的魔法。”似乎是看出来Curtis的疑问Johnny在一旁做着尽职的解说。

       这些黑色的蝴蝶令Curtis想起在雪原上的初遇,他稍微回忆了一下那副场景又提出新的疑问“那Chase呢?Chase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你不会想看到Chase的使者的,那些玩意儿太可怕。”几声大笑引起了正在工作的Jack的注意之后,Johnny小声的凑到Curtis耳边说“反正一般情况下你只会看到Jack的蝴蝶,Chase不能使用那些复杂的魔法,所以他的使者一般不会出现。”

       “噢……”Curtis又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正在“造人”的Jack的身上,王子依旧穿着一袭黑衣,领口的蝴蝶徽章在光芒的照射下反射着金色的金属光泽,那种光泽有一点儿像那天雪原初见时,黑色蝴蝶颤动蝶翼划出的金色轨迹。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总是伴随着一串咒语和一些香甜的气息,蝴蝶们伏身上前紧贴着那堆被混合得刚好的原料,然后再四散开去的时候,那里就有了一团散发着金色圣光的团状物。

       Curtis看见Jack伸手从外表像棉花糖一样的一团中抱出一个软软的小人儿,婴孩模样,也就像个粉白的面团,金棕色的头发略微卷曲,嘴唇的颜色就想那片花瓣儿,大概从神殿带下来的花瓣对人的影响就是能长成一副天使的模样。

       神情淡漠的王子拖着小孩的腋下将他举得离自己的身体远了些,又有些不舍似得曲起手臂重新把他抱得近了些,但也只是近了些,这个柔软的小生命伸着小小的手掌也仍然触摸不到他的创造者。或许在成百上千次的重复创造过程中,最初那种像是为人父母的感情早已被冲淡了,也或许是天神本就淡然如此。

       Jack驱使着一只蝴蝶在孩童的额头上停留了一下,像是感受到了额头传来的感觉,小孩竟然咧开嘴笑了笑,Jack垂下头,唤了Johnny的名字“Johnny,带他去他该去的地方。”接到命令的少年抱着孩子用那种Curtis都不太接受得了的速度从窗口飞了出去。

       “我今天不想继续了,要一起去转转吗?”王子提出邀请,Curtis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欣然应允。

       走过长长的挂着油画的回廊,来到一个像是观星台似的露台上,地上是篆刻了星象图的白砖,每一颗星星的位置都是一颗璀璨的宝石,惊艳似的好看,只是与窗外墨色的天空不太搭调。

       “你没有什么疑问吗?比如这里明明看不见星星为什么还要建观星台,又或者这地上的星象有什么意义。”Jack盯着地砖上的图案,绕了个圈子又站回到Curtis身边。

       “比起这些反正也搞不懂的东西,我更想知道,为什么你要隐藏自己的情绪。”在阴暗的后车厢待久了,Curtis觉得很难像今天这样顺利的吐出自己内心真实的疑问,或许夏洛伊自带这种魔力,容不下秘密。“我能看得出,你有时想笑,有时候不想甚至厌恶这些公式化的东西,其实你爱你的臣民们,其实……。”

       “你知道吗?地砖上的星象图,是我从我的家乡仰望星空的所能看到的样子。”Jack张口,却答非所问。

       “就算你是创世神也不该这样!Jack!”Curtis第一次大声的喊这个名字,换来的也只是一个离去背影的短暂停留,然后他目送这个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


013

       Curtis刚回到房间手还没离开门把手的时候,Chase就出现在了他的窗台上,吓得他赶快松了手去扶了一下帽子,顺便揉了一下眼睛。

       “是我,我一路跟着你们的。从你和Johnny进到Jack的实验室的时候,我得看看那个家伙带着你要去给Jack捣什么乱,但是。”从窗台上跳下来走进屋子里点亮烛台,chase自己搬了个凳子坐下。“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讲。”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大家都要和他讲故事的Curtis带着一脸茫然的靠在门背后,沉吟了一下点头同意,既然在这里,那就该去尝试接受这个新世界的庞大背景故事。

 

       Chase所说的故事,也就是他们小时候的事儿。

       Jack他从一开始就和其他人不一样,就算是在天神的国度,也是有那么些准则的,像是小孩子就应该怎样,不能怎样之类的,尤其是将来要继承天父职位的孩子,这些条条框框则更甚,每一任天神之子在小时候,都要被训练成一幅淡然得没有爱恨的样子,因为他们要做的,只有创世这件事而已,他们得尽量的公平,才能平等的对待每个世界,不会因为偏爱而失了准则。

       可是Jack不同,Jack是那种会对每一个所遇到的人微笑的人,虽然说天神的礼仪应当如此,但在每次的训练和试炼中,因为Jack的这种带着慈悲和软弱性格,有过一些失误,也因此受到了不少的责罚。

       Jack对chase尤其偏爱有加,甚至因为chase和天父产生过一些争执,作为天父认定的继承人,Jack在每次训练课上都被更加严格的要求。不像总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的chase,能在任务中惹出一堆毛病然后再等Jack给他善后。

       “你本不该有这个兄弟,不该犯这些错误。”

       “可我们本该是一个人,天父,chase他就是我。”

        跪在堂下的小小少年仰着一张倔强的脸看着王座上的父亲,换来的后果是从今往后都被分开的单独训练和单独执行任务。

       再后来的成长中,Jack逐渐成长成了在众神眼里都十分合格的样子,能处事不惊,面上常带着温柔但又坚定的面具,只有chase知道,Jack其实仍旧是那个心理怀着丰富感情的Jack,只是他把自己深藏了。

       他看起来比谁都坚强,却又远比看上去的样子更脆弱。

       尤其是这次接受成为合格者的试炼来到个世界,chase跟着他一起来了,他得表现出一百二十分的好来才能赢得天父的认同。紧张伴随着长久以来麻木了的习惯,交织成Jack脸上什么都不太在乎的表情。

       他并非不在意,只是他要表现得尽量的公平。

 

       Curtis听得入迷,脑子里对于天神国度的幻想和那些伴随着奇幻色彩有些缥缈的异世界故事搅成一团,却又被一声呼唤给叫回到现实。

       “Curtis,是Jack先发现你的,Jack在一次意外的预言中得知你能拯救这个世界,然后他派蝴蝶去接引你,而我只是去看看,抱着不太好的心思,我想,如果你不是什么好人,那就当场杀了你,才不会让你踏进夏洛伊半步。”或许是刚结束完回忆,Chase盯着Curtis的眼睛有些泛红。“可我又觉得你是个好人,Curtis,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后半句话是被夜风送至Curtis耳边的,他看了看那张刚被chase坐过的凳子侧面被抠出杠道的痕迹,又看了看外面的夜空,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可怕的设想。

       可能这个世界存在的问题,远比Curtis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未完-

评论(11)
热度(31)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