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限界破裂 【柯王子 火却斯 奇幻AU】04

01 02 03


014

       这个世界是没有既定的法则的,没有所谓的规定准许谁一定要做什么,甚至太阳也不是东升西落的,城堡守卫、城镇居民,大部分时间他们的确按部就班,但是就像时钟停摆或者发条走完,总有那么些时刻,他们会停滞下来,需要那么一点儿魔法才能让他们重新回归——只有他们的王子,只有Jack,他必须一直重复进行着创世这件工作。早日完成这件事,他才能早日回归到天神的国度。

       然而这个城市总是一边腐朽一边再被重造,这个世界的确离了他就会停止转动。

 

       Curtis来到这里不久就发现了这条称不上规律的规律,王子Jack,总是在他的工作室里,有时候在翻阅书籍,大部分时间则是围着他的工作台打转,蝴蝶绕着他上下翻飞,嘴里还念着常人听不太懂的咒语,Curtis总觉得这种时候就算Jack从裤裆或者衣袖里掏出一个魔法水晶球或者一柄刻着咒文的魔杖也并不奇怪,他想象中会使用魔法的人就是这样,或许还要加上黑袍和白色的长胡须。

       但是chase无情的戳破了他的想象。

       “或许你可以称我为大魔法师,但是Jack不一样,他是天神,至少他未来会是。”

       Curtis当然懂得天神这个词的含义,所以Jack并不需要魔杖或者水晶球来作为魔法的载体,他只需要挥一挥手,魔法或者说天神的力量会帮他完成一切,伴在他身边的只有闪烁飞舞着的蝴蝶而已。

       “所以?这是你来这里的目的吗?对着Jack的书桌犯傻?”

       chase的第二句话把Curtis的思维拉了回来,他昨晚想了一整晚,还是决定应该来找Jack道个歉,为了自己那几句冒昧的失言。可能他并没犯什么错,但他的确唐突了佳人。

       “我以为在这儿总能找到他。”Curtis重新环顾了一下房间,chase横躺在一只靠在窗边的矮柜上正在上下的抛掷一只瓶子,并看不清瓶中的物品,而这个平时就充斥着不可思议的房间,此时正飞舞着一些杂物,看起来,chase正在帮着Jack整理房间,指挥着托盘啊书本啊飞回他们该去的地方,另一边的扫把和拖把也正自打扫房间做着本职工作。

       “他的确总是在这儿,可是今天不,如果你要找他,可能你得去最南边,Jack在那片森林的尽头。”chase并没有收起自己慵懒的架势,而是继续吊儿郎当的躺着,咧着嘴做着解释“可能你不知道路,你从最北边来,现在你得去最南边,你可以一直走,或者,我想你需要这个。”

       Chase打了个响指又吹了声口哨,有一瞬间Curtis甚至以为他要召唤点什么龙或者会飞的独角兽之类的坐骑。然而出现在这个挺宽阔的房间里的是一辆复古机车,看款式就挺炫酷的那种。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如果你想要一辆跑车也行,但是,如果你能把跑车开进森林的话,我的确能给你找来一辆。”chase说着话从矮柜上跳下来,往Curtis手里塞了一枚车钥匙“嘘,出去的时候动静小点儿,这是Johnny的私家珍藏。”

 

       Curtis并不会魔法,他没办法在不弄出大动静的情况下把一辆机车从塔楼顶端的房间内弄下来,在他正打算扛起机车下楼梯的时候,Johnny出现在了窗口,以一团火的形态,带着些没能理解的怒气。

       “我借他的。”chase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火焰。

       “可那是我的车。”这机车周身的火焰图案似乎也的确显示得出他的主人,我们帅气的霹雳火先生前几秒钟正在骑着他的机车在城区的马路上飞驰,会飞的家伙偶尔也会想要享受一下这种机动装置带来的急速感。

       “那和是我的又有什么区别。”说真的,好像只有chase能用一句话就降服这个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的家伙。

       “好吧好吧,小心点着儿。”

       Curtis还来不及开口,甚至还没咽下口水就感觉到身体被提了起来然后以近乎自由落体的速度抵达了地面,同时到达的还有那辆机车,他发誓自己还没能习惯霹雳火的速度,可能这辈子都习惯不了。

       “你该往那边,一路直走。”chase缓缓的飞下来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插入钥匙发动起车,Curtis甚至没有空去考虑这句简单粗暴的指路是否能真的让他找到Jack,身后的Johnny似乎在小声的向chase询问着什么,他也听得不真切,他只是有点紧张,有些局促的在衣服上蹭了一下手心冒出的汗才把手握在车把上,大脑里不断闪过的是他昨晚练习了好多遍的句子,甚至,在今早准备出门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

       “他要去找Jack。”Curtis在驾驶着机车轰鸣而去之前突然听清楚了chase说的话。噢,原来是这样,我要去找Jack了,我马上就要见到他了,可我又为什么会紧张呢。

 

015

       和来时一样,Curtis朝向着一个天与地并没有明显分界的方向,像是一个电影的倒放一样,从城镇到田野再到森林,他可能没有去顾及那些依旧瑰丽的景色,没空去欣赏那些盛放在悬崖绝壁上的娇艳花朵,又或者是漂浮在半空穿梭在云朵之间的鱼。

       直到他来到了那片像是巨型榕树群一样组成的森林,他犹豫着把摩托停在了森林的入口处,他不想惊动这片像是神迹一样的净土,好像是有人指引他这么做似得,他只身走了进去,经过被那些巨大的树根来回盘绕的林间小道,没有正经的道路标识,也没有引路的蝴蝶,但是他似乎知道该去到那个方向。

       在树叶间隙的光影下穿梭,听着自己逐渐变得有些粗重的喘息,Curtis终于在森林的尽头看到了那个事实上还并不算熟悉的背影,不过这里显然不会遇上其他的人。他张开嘴,无声的用力呼吸了几下,正准备开口,那个背朝他的人却先开口了。

       “Curtis,森林的尽头该是什么样的。”这似乎该是个问句,但是Jack却并没有用上询问的语句。

       这句话让Curtis注意到了眼前的景象,除了身后的森林和身边零星的树木,前方是一片白色的空档,像是雪原却也并不寒冷,甚至这片魔法世界里标志性的天空到了这里都被重新漂洗成了白色。Curtis不喜欢白色,这是为他带来灾难,为他的世界带来毁灭的颜色,虽然他知道这也是代表着最纯净的新生的颜色。他努力回想着,在登上末日列车之前,他似乎也抵达过森林的尽头,连接着那些充满着生机的绿色的是另一片钢筋水泥组成的现代森林,地球似乎就是这样,这儿那儿,那儿都不会是尽头。

       “我们刚来到这儿的时候,一切都很新鲜,我记得第一天,我就和chase为着天空该是什么颜色而争执不下,真可惜你没见过那儿的天空,我们那儿的天简直好看极了,怎么形容呢……”Jack低下头思索,再抬起头的时候伸手在半空中划了一道,于是头顶的那片空白的天空上出现了一块温柔的霞光。“我们那儿的天总是这样,可是我也同样没来过这里,我不知道地球上看天上是怎样的,于是我和chase选了各自喜欢的颜色。再后来你告诉我,你们那儿的天空该是蓝色的。”

       一开始的时候的确一切都容易很多,Jack总是随心所欲的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放置在这个由他所主宰的世界里,他很享受那种感觉,他先是把家乡里他最喜欢的那些复制了过来,像是会发光的河流或者漫山遍野能长出星星的花朵。后来他又凭着想象随意捏造了一些,比如架设在天空中的桥梁,又或者是连接着悬崖的彩虹,他记得每次在不同世界里穿梭的时候总希望能有这些东西能让每次的出行变得更便利——在有些维度里他也不总能随意的使用魔法。

       再后来,他也和chase、Johnny一起去那些冰雪覆盖下的城市里搜寻过一大圈,在一些不太古老的书籍杂志里,看到了那些有着这个世界特色但又各自风格迥异的建筑,他又挑选了一些带着时代美感的,组成了这个城市。

       夏洛伊的确就是这样的一个综合体,承载着制造者的想象和一切美好的愿望。

 

       在Curtis沉浸在Jack舒缓的叙事中的时候,他没注意到王子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纤细手指指着他的胸口“能让我看看吗?”。

       看着Curtis藏在胡须下面突然胀红的脸颊,Jack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是说,看看你原本的世界,来,我带你一起。”说完,他用指尖轻轻抵着Curtis的胸口。

       在瞬息之间,四周的景色变了,先是像快放的电影画面一样闪的极快,然后,他们似乎来到了一个破旧却温暖的小房间里,靠着墙的低矮床铺,熟悉而陈旧的家具摆设——这曾是Curtis的家,他在走上列车之前居住了很久的地方。

       紧闭着的房门突然打开,白光射进来四周的场景又开始变换,他们一起坐在一辆无人驾驶的空档巴士上,经过着闪着霓虹的城市街道,夜晚果真如Curtis所说,有着深蓝透着碧色的迷人天空。车子很快从夜晚开到白昼,白昼的景色却不如夜晚那样美好,灰白的天空像是蒙着一层雾气,看哪里都不太真切,机具科技化的现代建筑群之中,只矗立着零星的人工树木和草地,近的远的也都没什么差别。

       在经过一座桥的时候,身边的Jack站起来把身体伸出窗外向桥下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的时候冲着Curtis摇了摇头“Curtis,原来你们的河流不会发光。”

       不仅不会发光,大多数时候,只要靠近这些水源,那里还会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回想起旧时的记忆,连Curtis自己都忍不住摇头。

       这个世界简直太糟糕了。

       景色变化的方式似乎不完全是按照Curtis的人生经历来走的,但是很快,车窗外开始下起无止境的雪花,很快,巴士就在一辆列车前停下,Jack先走了下去,站在火车站台上朝他招手,Curtis犹豫的跟了下去,又紧跟着Jack上了那辆列车,末世列车。

       他们所踏入的车厢是Curtis所生活的,最末节的车厢,这里到处散发着潮湿腐臭以及各种难闻的气味,重叠在一起的窄小床铺和脏旧的毯子,被杂乱堆放的行李物件拥挤在一起使他们不得不侧着身体行走,好在,在幻象世界里是没有其他人存在的,这使得他们的前行变得方便了些,Jack在经过一个床铺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弯下腰去拾取了些什么,艰难的转过身,把一个还算干净的绒线帽塞在Curtis手里,这是他的帽子,这也是他曾经的床位,虽然很难想象他高大的身材瑟缩在这样的小小床铺里的样子,虽然Jack好像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但是Curtis似乎有些难为情,这是连他自己,都不太能会想的起来的回忆,或者说,他根本不想去回想这些,可这全部都刻印在他的心里。Jack又藉由他的记忆看到这一切,Curtis把帽子轻轻的放回到枕头上,收回手搓了一把脸让自己在重新面对这种环境的时候能保持的镇定些。

       然后他们继续前行。

       几节破旧的后车区之后,周围都是铁窗的监狱车厢和关押着犯人的类似于停尸间的车厢让Jack的脚步慢了下来,似乎他也能看见这里的人,活着就好像死了一样的景象。Curtis制止了Jack想要去看蛋白块制造炉的行为“别去看那里面,那里不太好。”身穿着优质面料制作的西装的Jack看上去干净得不该沾染上污垢,和这些破旧肮脏的后车厢格格不入,Curtis也不愿意让他看到那些代表着肮脏的小生物。

       在经过一节空荡荡挂着镣铐的车厢的时候,Curtis看着Jack跨进去的背景,有些呆滞,似乎王子的身影正在缓缓走向那些带着黑色面罩的人群中,他看见自己曾使用过的斧头竖立在一边,这节车厢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他们在前行,记忆里的时间也在前进。

       “Curtis。”Jack的叫声把他从那场惨烈的打斗中拉扯了回来,只是仍然脸色惨白,于是Jack折回到Curtis身边,前面的道路变得更宽敞了些,足够他们并肩而行。

       前车厢的景色似乎和Jack的身份相称得多,温室花园、鱼池、日式料理店、幼儿园、桑拿房甚至酒吧会所,这所列车应有尽有,可是这些全都只属于那些有钱却眼高于顶的“贵族”。

       在走到列车最前端放置着永动机的车厢的时候,Curtis几乎觉得自己就要不能呼吸了,他的额头上开始不断的滚落巨大的汗滴,凶猛的回忆不管的侵袭着他,这种故地重游,并不能带来怀念,这是Curtis的心病,上一次他走到这里的时候,就失去了所有人。

       “Curtis?”这次Jack的呼唤也没帮到他什么,Curtis靠着车厢壁缓缓蹲下,他看见地上还扔着那根已经燃尽了的烟头,感受到有一只温柔地似乎没有温度的手贴上了他的额头,带着令人安定的力量,Jack蹲着他的身侧,似乎透过这个接触感受到了什么,脸上闪过惊恐的神色很快又被悲伤所替代。

       他看见他深绿色的眼瞳里带着往日不曾有过的充沛情感,红了眼眶带着即将滑落的泪水,Curtis伸手想要去替他逝去这滴眼泪。

 

       “对不起,Curtis。”听到这声道歉的时候,Curtis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魔法世界,依旧是背朝着森林,前方是一片空白,只有Jack红红的眼眶和依旧抚在自己前额的手昭示着刚才的“时空旅行”确实发生了。

       在与Curtis四目相接的时候,Jack飞快的收回手。

       “Jack,其实我才是想要来和你道歉的。”Curtis努力的想说点什么来冲淡现在这个有些诡异局面。

       “可我猜,你已经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了。”Jack抬了抬眼眉,重新开口的时候语气轻松“可是你得告诉我,这片森林的尽头该是些什么。”

       没有等Curtis回答,Jack重新唤来蝴蝶,与它们耳语了些什么,蝴蝶飞向远处的时候,就为每一寸飞过的地方带去色彩,从森林延伸到草地,再从草地到相间小路,乡村、城镇、远处有低矮的房屋也有高楼大厦,蔚蓝的天空下全部都是Curtis所熟悉的景色。

       “我透过你的记忆看到过这些,取了那些好的部分放在这里,一切都重新开始了,Curtis,你知道吗?”Jack凝视着远处,轻声的说着话,以至于整个人有些不真实的缥缈气质。“你不需要道歉,你说得对,我的确在伪装,我也的确会爱人,可我得保护他们,我只有获得了天父的认可成为真正的天神才能保护他们,所以我只能这样。”

       或许现在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沟通时间,Curtis能看见Jack努力收敛起刚才在Curtis回忆里所经受到的震惊与悲伤,一直以来他说承受的压力与痛苦似乎用这种方式飞速的被转移给了另一个人,他希望自己能说点什么来安慰对方使得他们可以愉快的结束这个话题,可是当他开口的时候却不由得锋利的戳穿了对方话语间的犹豫之处“可你自己认可这样的自己吗?”

       “Curtis,我们回去吧。”沉默良久,在Jack重新打破寂静喊Curtis的名字的时候用了我们这个词,语气认真而诚恳。“我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真的。”


-未完-


事情太多 心情变得太快 以至于我已经找不到刚开始想要认认真真的写好这篇文章的那种心境了  重看前几章的时候 我甚至觉得这些文字是陌生的 

有点慌张  但是 就当是在做想象力的练习吧 反正基本上这篇就是  写给自己看了   这是好的部分  坏的部分是  我觉得我继续写下去 可能要愧对我为数不多的读者的期待了    so  sorry

评论(3)
热度(27)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