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限界破裂 【柯王子 火却斯 奇幻AU】06

01 02 03 04 05


020

       归程之路,在Curtis的坚持下,Jack没有走他的时空任意门,而是坐上了那辆还挺拉风的机车。他跨上后座,伸出手扶着Curtis的肩膀,坐在前面的男人并没有马上发动,而是侧过头问他。

       “你也会飞吗?”Curtis伸手指了指天上,又晃动着胳膊模仿着扇动翅膀的样子,他在试图模仿自己认知中的天使。

       “我修习过飞行的法术。”从森林里吹来了温柔的晚风,Jack被Curtis的动作逗得发笑,说起话来不由自主的将身体贴近了些,后来就索性靠在男人宽阔的背上。“我不常用这个法术,在我们那儿,我们也会骑马或者乘车,天界的神驹跑起来能比得上火烧屁股的Johnny,你想学的话,我也可以教你,只是我不知道凡人是不是也可以学会。”

       不是的,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Jack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Curtis就突然觉得,此刻他十分想亲吻这这双过分好看的指尖。

       机车被发动,伴着将暗的天色,他们朝着城堡归去,是归程也是崭新的开始。

       从前的夏洛伊,每一天都只是日复一日,但从今天起,会有一点不一样。


021

       称不上披星戴月,但也已经是踩着夜色而归了,分辨不出是深蓝还是墨绿,但这个笼着些许雾气的晚上总归有了几分能令人赞许的姿色。机车就停放在城门口那片停放马车的空地上,两人换做步行一路走好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

       Jack用来办公的那座塔楼位于城堡的东北角,是远离城门口最偏远的角落。他常待在那里,大概是不容易被打扰,又或者是因为这里是一个制高点。

       在通往塔楼的小路上,Curtis在心里这样揣测,回去的方向他们并不顺路,只是他坚持想要送Jack回去。“这是礼节,我们那儿的。”

       “那既然这样,我带你参观过我的房间吗?往那边走。”Jack指向三岔路口的另一条方向“塔楼,只是因为恰巧在那儿,我又很喜欢待在那儿而已。我猜,这里有些好地方你还没有去过。”然后他又列举了些图书馆以及放映室之类的地方。“还有Johnny家的地下室,那家伙有些时候就像是一个天生喜欢藏宝的龙,家里总是堆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那你呢?你家是什么样。”Curtis很少能主动挑起话题,总是克制隐忍的日子过得久了,就难得的表现出好奇。

       “到了。”止住脚步,Jack示意Curtis看向马路右边,那片修剪的精致的草坪和后面那间外表看来更像是教堂之类的建筑——作为一所住宅,这个房子有一个高的有些夸张的门。“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家在哪儿。”话的末尾又指了指天上。

       虽然看起来像是教堂,可是又的确看不出建筑风格,Curtis自己也没有亲自见过中世纪的城堡或者是神界的宫殿,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这样,把各种元素融汇在一起之后又十分和谐。

       推开门的时候Jack回头超Curtis眨了眨眼“别这幅表情,我保证会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这是一间十分现代化的房子,一楼就是一间十分宽阔的客厅里横摆着几条布艺沙发,更靠里面的位置被做成了个开放式的厨房,酒柜、厨具还有电视冰箱之类的家具电器也是一应俱全。

       灯是自动亮起来的,Curtis还没有把整个房间看得仔细,Jack就已经从冰箱那边走了回来丢了一只苹果给他。

       “你得脱鞋。”虽然可以用法术来打扫房间,但是Jack仍然喜欢让自己的房间保持时时刻刻的干净,对于天生不会沾染上灰尘的神来说这很容易,可是对于作为平凡人的Curtis来说,这句话就颇有点嫌弃的意味。

       红着脸脱了鞋子,光着脚踩在地板上,Curtis掂了一下手上的苹果“这就是“伟大的创世神、夏洛伊的王子Jack”的待客之道吗?”

       被眼前这个总是严肃着的男人逗笑,Jack笑起来的时候鼻子和眼角都有好看的褶皱,他摇着头用手背抵了一下额头。“你饿吗?冰箱里有些食物,生的,我不擅长这个。”

       “有酒吗?”一进家门就找主人讨酒喝也不是什么礼貌的举动,但是面对眼前的“天神”Curtis已经把这些都抛到脑后了。他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向前走了两步重新把苹果塞回Jack手里。

       “有,我去拿,你请便。”

 

       当Jack端着酒具回来的时候,Curtis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上了,于是他就站在洗碗池的对面撑着胳膊往里看,那个长着一脸大胡子的粗犷男人正水龙头下面仔细的料理一颗花椰菜。

       “你平时会自己做饭吗?”Curtis小心的用刀削掉一部分蔬菜的梗,可能是觉得自己刚才的疑问不太合理,又重新开口道“你们也需要吃饭吗?”

       这种更不合理的问题对于身份是神的Jack来说,反而更好回答一些。

       “不需要,我们可以不需要通过食物来摄取养分,但是我们喜欢,它们很美味不是吗?就像喝酒也没什么意义一样。”Jack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粘在杯壁上的紫色液体似乎还闪着细小的光,他回忆起从前的日子,众神聚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有总也开不完的宴席,蔬菜水果肉类和总是少不了的美酒。

       “有,它有意义。”Curtis停下手中的活盯着Jack看了一会儿,“不过那又是一番存在即合理的理论,我也说不太清,你喝的是什么?”

       “光酒,神界有一条发着光的河流,用哪里的河水酿出的酒就会像这样发出微弱的光芒。”晃了晃手中的杯子,示意对方也尝一尝,Jack做出这样的解释“怎么老是我在说我的事情,你的故事呢。”

       Curtis看着那杯像是掺杂了钻石碎片的酒,他的确答应过帮助Jack给他讲一些真实世界的故事,端起酒杯,把没说出来的话伴随着这些液体一起吞进肚子里。

       酒当然有意义,它能让你拥有醉生梦死的勇气,比如,喝了酒,我才有勇气面对自己。


022

       饭桌永远是最佳的聊天场所,尤其是有美酒的时候更容易能打开话匣子。Curtis做了简单的烘烤类的食物,又切了一些水果。两个人就坐在Jack宽阔的客厅里闲聊。Curtis给他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在末世之前,一个有些贫穷的普通家庭,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努力,要学会一切能用得上的生活技能,尤其是赚钱,不过直到上了末世列车,Curtis也还是一个穷人,不过很幸运的是他现在似乎是走进了一个一切准则全部失效的世界。

       “这我知道,货币几乎就是出现人类文明的标志了。”喝了些酒的Jack脸上就总挂着笑意,他笑盈盈的与Curtis碰杯,谈起自己曾读过的史书。

       “对,但是这很可笑,因为大家就只拿这个来衡量一切。”Curtis却能看着Jack的眼睛入迷。

       “可是不能免俗,去哪里都是一样,我去过那么多的异世界,就算没有“钱”这个东西,也会有其他东西来代替。”使了一小段法术,Jack伸出的双手间像是幻灯片一样的播放了一些其他世界的琐碎片段——政治、战争、交易和犯罪。

       “秩序是必须的,只是看由谁来维护他。”被这些景象所震撼,收敛起目光,Curtis又重新投入的去思考Jack所说的话。

       “但是这很难,比如现在,我就无法找出一个准确有效的法术来建立这种秩序。这里还不完善,这种制度必须是人们自发建立的,才有意义。”似乎是发现话题有些沉重,Jack转头看了看窗外,重新开口的时候就转变了话头。

 

       平分了酒壶里的最后一点酒,Jack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很久没像这样放松过自己,他还真是有些怀念小时候能不管不顾只需要玩耍的日子。

       “别管那些了。”看着开始忙碌的收拾起一片狼藉的厨房的Curtis,Jack念了一小段咒语,于是就有蝴蝶飞出来拯救了Curtis的双手。“在来陪我说会儿话。”

       “我以为你总会是那么严肃的。”洗干净手坐回到沙发上,Curtis看着横躺在沙发上又把脚翘在茶几上的“王子”,

       “我也以为你直到死也要带着你的帽子。”Jack指的是那只从一进门就被Curtis脱放在玄关处衣帽架上的绒线帽,他伸手用手指梳理了一下自己整齐向后梳的头发。这位王子的仪态在任何时候都是优雅地丝毫不会凌乱方寸。

       “哈哈……”笑这个表情好像一直就不太属于Curtis,长久酝酿着反抗计划的压力压着他紧锁的眉头,和总是紧闭的嘴角,这是他卸下重担之后的第一个笑,可是好像控制的不太好。

       “你终于笑了”看着Curtis咧着嘴显得有些笨拙的笑容,Jack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

       “挺难看的。”

       就这种毒舌的程度来说,Curtis真的信了Jack和chase这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人真的是一对兄弟。

 

       酒饱饭足之后Curtis准备起身告别,杰克出言挽留,倒不是因为客套,理由十分充分。

       “就在这里住吧,楼上有很多空房间,在那儿不都是一样,整个夏洛伊都是我的,你总不是得住在我这儿。”

       那位高贵的神堤慵懒的卧在沙发榻上,用沾染上醉意的眼神看着他,Curtis有些犹豫的点点头,在心里偷偷衡量了一下神仙与妖精的分别。


023

“晚安”

“这也是人类的礼节?”

“恩”

“那么,晚安?”

“恩,晚安。”



-未完-


已经快忘记自己是个臭码字的了 

如果这篇文除了我的jo宝还有其他人会看的话………………


见谅 

亲吻所有给我点心的小可爱 

这篇的热度就实在是… 


我写文我自己开心就好了… 

评论(13)
热度(35)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