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致命伤【短篇完盾冬 捅刀预警】

白发盾x少年冬  真捅刀预警(字面意义上的)

写一个被宇宙魔方干扰的Steve的一个虚假幻境(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设定是在队3前接队3的故事就理解为队长的一个噩梦吧

队长作为一个老人的状态遇到少年冬的一小段故(刀)事(片)

大写的虐某种程度上来讲并不是be 在心情极度不好的状态下写的文章请谨慎观看 戳中你雷点的话 就请赶快退出

 

 

001

       如果你的爱人在你面前死去,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史蒂夫罗杰斯就曾经历过,死,不过就那么一个瞬间,来不及,什么都来不及。

002

       时间、记忆,没有什么真正可靠的,往日的荣光换做成敬重只留存在那些照片文字和小小的勋章里,美国队长这个称号也成为了一个世代传承的名号。人们记得美国队长,也记得史蒂夫罗杰斯,可是没人记得住真正的他,残酷的时间带走了那些没有被战争带走的人,只留下他一个,而且他也正在老去。

       随便什么街头或者公园绿地上阳光照得到的一隅,那儿总会坐着些老人家,放松的把佝偻着的背倚靠在长椅上,看似惬意的晒着太阳,这种时候他们只需要享受时间静静走过的那种感觉好,至于心里想着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才会知道了。

       细密而直接的阳光柔柔的照着他梳的一丝不苟的白发上,史蒂夫罗杰斯在想念他的挚友,他依稀记得他好像是有那么一位挚友,那个歪带着军帽又或者端着枪的家伙,上了年纪的人脑子里总是能被塞满各种像是“到底是这样还是那样”“马上就能想起来了”之类的回忆,有无数可以用来佐证的片段,可就是缺了最关键的部分。

       你知道的,像他这样的人,想找一个有共同经历的人,实在很难。可那个带着军帽的人又是谁呢。或许在军队里的时候他是有那么几个合得来的友人,可这个人真的存在吗。

       他花了太长时间找寻他,久到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他懂得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偏差值。

       有些事情是不会被遗忘的,只是他刻意把他们隐藏起来了,以为那只是一个梦。

       这不太对,可是他也说不上来错在何处。于是他就只是坐着,坐在这个建筑物密集的平民窟还建楼前公交站的长凳上。拥堵的城市车水马龙人声嘈杂,似乎对他来说这份喧嚣也与他无关,谁能说得准,匆匆的行人不也是各怀心事。

       在这爽朗的冬日午后,他的目光渐渐汇聚于一处,有那么个吸引了他注意的事情。

       那是一个有着半长的棕色长发的小少年。

003

       有个少年正从马路对面阳光照射不到的楼房阴影里走出来,宽大的卫衣外套令他看起来格外清瘦,长长的袖子遮住了他的双手,右肩膀不自然的向下沉着,左手插在口袋里不知道捏握着什么。男孩低着头,目不四顾的径直穿过公路,而他的身后不远处有那么一队正在靠近的人,那是一只受训的军队,就算做过伪装他也看得出来。

       虽已年迈,但凭借着曾经作为美国队长的直觉,史蒂夫罗杰斯依然能明锐的判断出,这个孩子遇到了麻烦。

       他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脚步沉重得不像是一个孩子,匆匆走进一栋楼房,又从他身后的另一个楼洞里走出来,外套被脱了随手摔在垃圾桶里,男孩跑出来的时候在史蒂夫身边停顿了一下,双手撑着膝盖喘了几口气,然而身后的楼房里已经传来人群逼近的声音。

       “我不是坏人”

       迅速的起身,解下宽大的围巾裹罩住少年的肩膀将他抱起故意朝着追兵出来的那个楼道里走去,只在正巧遇见的那个瞬间帮少年撩了一把头发顺势挡住了他的脸。

       走上二楼的时候已经能从楼道的窗户里看到外面那些追赶他们的人已经重新挤入拥挤的人流。

       “可我是。”少年硬硬的顶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恨恨的把披在肩上像个长袍一样的围巾扯掉扔回到史蒂夫身上。

       他也好像没来得及想他是不是坏人,帮他似乎就是下意识的事情,史蒂夫有些得意自己还有不错的反应速度。藏青色的围巾从他身上,没来得及被接住便滑落到地上,沾上了一些尘土看起来还沾上了一些什么别的,史蒂夫伸手摸了一下胸口。

       那儿插着一把匕首。

       那个少年在他抱起他的瞬间捅进来的,而他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得转身继续上楼,留他一个人在阴暗潮湿的楼道里。

004

       他不知道他从哪儿掏出来的刀。

       在那儿呆立了一会儿,慢慢退后让自己的背部能依靠在墙上。憋住一口气拔出匕首,他并不感觉疼痛,事实上他甚至觉得有那么缺失的部分重新被找了回来,就像刀刃切入皮肤那样迅速而猛烈。

       太阳明明还挂在天上,只是低层房屋的小小窗子是接受不到这份温暖的。他并不感觉疼,却能感觉到愈发猛烈的向他袭来的寒冷。

       少年重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嘴里说着对不起的时候,他花了一点时间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顺手把匕首递回去之前在衣服上蹭了蹭。

       “你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少年接过匕首,指尖自然的从刀锋上抚过。

       “你做了什么坏事,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你救了我。”

       嗯,史蒂夫轻轻点头应和,语气轻松的就好像胸口那倒致命伤并不存在“你能扶我出去吗?我想晒晒太阳。”

       “……”少年有点犹豫的伸出左手扶住了他,那是一条钢铁手臂。

       “你的右手怎么了。”他问出那个第一眼就看出了的疑问。

       少年沉默,一言不发。

       “你是不是在想,这个人真是奇怪,别人都会问我的左手,只有你问我的右手。”史蒂夫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皮肤褶皱出一个带着些风霜的表情,他不是一个把时光的痕迹消化的特别好的人,纵使有血清来延缓,衰老还是回来。“想起来了对吗。bucky,你认识我。”他似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说出这句话。

       被叫做bucky的少年并没有回话,只是搀扶着他向前走去,当他们重新回到那个公交站的时候,bucky松开了手,史蒂夫重新移坐在了刚才的那个位置上。

       “bucky,你受伤了。”

       “你的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这是男孩目前为止说出的,最长的句子,语气很低,他的机械臂在活动的时候会发出一些细小的嗡名声,在此时就好像是能盖过他的声音一样。

       “回不去的,我没有家。你还没告诉我呢,你的右手怎么了。”史蒂夫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令它听起来威严得不容抗拒。

       “我要回去了。”

       “回家吗?”

       “我也没有家,可我有间屋子。”bucky自顾自向前走的时候踢翻了路边的一个空饮料瓶。“回去处理一下这个,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他在指他的手臂,他的确受了伤,也的确认识他,怎么会不认识,他是steve,史蒂夫罗杰斯,曾经的美国队长,也是他童年的玩伴。

       只是变成少年莫样的bucky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记忆出现了偏差还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

       但他还是笃定,他的确是认识他的。


005

       不知道为什么伤口不会像从前那样迅速愈合。

       其实从他开始衰老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在受伤之后,伤口愈合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的缓慢,就这样,那个象征着一个时代的家伙生出了白发,长出了皱纹,在经历过几次差点要命的任务之后光荣退役。

       事实好像是这样没错,但是两个都认定了驻扎在彼此生命中人却无法将自己的记忆与对方的记忆做一个应证。

       除了他是他的steve,他也是他的bucky这件事。

       这不太妙,他的伤口就一直像是新添上去的那样,没有一点愈合的迹象,血的在刀被拔出的时候就没有在流了,伤口就在那一刻凝固在时间里。

       他也没问他为什么会伤他,他甚至对这种应激反应很满意,在他不在的时候,他希望他对所有人都保持警惕,这本身并没有错。看起来他马上就必须离开他很长一段时间了,看起来这样的他至少不用为他担心了。

       温柔的帮他的bucky清理了手臂上的伤口,不过是脱臼和一些皮外伤,复位一下冲洗干净就可以不在管它。换成bucky帮他的时候可以在死亡面前面不改色的美国队长也皱起了眉头。小家伙的机械臂有些故意的不知轻重,他也知道他在用肢体语言告诉他,长长记性,不是每一人都值得你去拯救,护在怀里的家伙也可能是条会咬人的毒蛇。

       只不过在帮他包扎完伤口之后,又去灌了一瓶子热水塞到他怀里。

       “还会疼吗?”他依旧这么问他。

       “不会了。”他这次这样回答到。


006

       后来他知道了,死亡是不会让人感到疼痛的。

       生离才会。

007

       帮史蒂夫整理好了衣服扶到了沙发上,他甚至跑回楼道里把那条藏蓝色的围巾捡起来扔进了洗衣机,按下清洗键之后才松了一口气,bucky或者冬日战士都不会害怕流血,他只是害怕这些从史蒂夫身上留下来的血。

       他们看起来凶恶的就好像是要将他从他身边带走。

       他也从来不会感到害怕,他只是害怕失去他。

       “你想做些什么?”少年稚气的嗓音让史蒂夫的思绪飘忽的回到遥远的小时候。那时候的他也总是陪着他,在他的记忆力,巴基巴恩斯要比他大上一两岁,是个健康阳光的布鲁克林少年,却总愿意陪着病恹恹的他去做任何事。

       是的,任何事,他们早就逾越了那条友谊的界限。

       每到两人能单独相处的空档,bucky就会用这副好听的声音询问他“现在你想做些什么?”然后他就会低下头亲吻他。

       只是他现在并不确定自己记忆里发生的这段感情也是否存在于他那里。

       就算有,以自己如今衰老的样子,他也不想去亲吻还是昔日记忆里少年模样的爱人。

       “我只是想晒晒太阳。”

       少年把窗帘拉开,又把沙发朝着阳光照得进来的部分重新推了推,冬日的午后,他们刚好能享受到最低能保证两小时的日晒,只是他们的时间好像不太够了,他们能拥有的似乎比比日照还要短暂。

       脱去了上衣,少年用自己温暖的身体去拥抱他,只是机械臂的那部分冰冰凉凉的,他感受到了,于是也将他抱回,护在怀里。

       好像一切都和记忆力一样,除了他正在老去。


008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可是到现在我才发现找错了方向,现在的你是真的你吗?还是我认为的那个才是……”史蒂夫像是在自顾自的默念,又像是说给怀中的那个他听的。“你也感觉到了吧,这不是对的,你和我,都不对。”

       “是的我知道。”听着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少年有些无助的瑟缩在这个正在失去温度的怀抱中“可我该怎么办?你还没告诉我。Steve……”

       没有人能回答他,窗外的人声鼎沸都好像消失了,有的只是一片死寂和一大片正在消弭的空间。

       于是他昂起头亲吻他。


009

 

-梦,醒了。

 

-end-

 

 

 

对所有吃刀的小可爱说抱歉这篇文大概是我最近的负能量的集合

没有想表达什么就是很丧能捅到你  是我的荣幸

 

我还在写请继续爱我(发完刀片感觉不会有人爱了)

 


评论(19)
热度(24)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