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绝对零度 (盾冬 小甜饼 内附配图一发完)

一篇写给武汉盾冬马拉松的文

但是现在 我也想把她给我心爱的 @米花 

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圣诞节等你 ❤ 


001


       这的确是一个冬日,没有跟着战士那个名词。是除了雪花压弯了树枝堆满了街头之外没什么其他危害的那种,也没什么人需要被拯救,这使得巴基巴恩斯有空可以四处走走——在史蒂夫罗杰斯的陪伴下。

       从美丽富庶的瓦坎达出发,穿过热情奔放的西班牙,也路过了浪漫优雅的法国,最终抵达的是这座低调内敛的城市——芬兰。

       巴基巴恩斯很喜欢这里,这个能让所有人都礼貌的保持着友好而疏离的城市。所有人都如此,并非他特别,把一切置于安全距离之外,会令他感到安心。

        瓦坎达发达的医学技术帮助他清楚了脑内的不定时炸弹,只是科技也拿那段血腥的回忆束手无策,强行借助外力来清洗那段记忆的话,又和九头蛇做过的那些事情有什么区别呢。巴基也承认,这些好的坏的所有的,都是他的组成部分,他没想过逃避。医生建议他闲暇的时候四处走走,有时候回忆的负担实在沉重得难以承受,最好的应对方式是制造一段新的美好的记忆覆盖它。

       来到这儿是一个偶然,他们没有刻意定制目的地,只是在将要离开的时候选择了时间最恰当的那趟航班。

       也或许是这座城市独特的气质在冥冥之中吸引着与它相近的人。

 

002

       早起,尤其是在寒冷的冬日早起实在是件困难的事儿,巴基巴恩斯倒并不怕冷,他只是有点儿难从困倦的状态里脱离出来,旅途总会让人感到疲倦,即使拥有超级英雄的强健体魄也抵挡不住长途跋涉。或许他需要的是睡眠,可是过去的七十年里他耗费了太多时间在这件事上了,可怕的梦魇虽然不再有了,现在他只是急需点儿什么让自己迅速清醒过来,他更享受现在清醒着的每一秒。

       翻身坐起,光洁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没有再做多余且无谓的思想斗争,巴基果断的穿衣出门。

       昨晚整夜都在下雪,覆盖在地面上的雪花已经被清理过,成堆的立在道路两旁等待融化,有些顽皮的孩子站在街边用脚在雪堆上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

       他要去马路对面那个商场的甜品店里买杯咖啡,最好是滚烫的现磨,什么砂糖牛奶咖啡伴侣都不加的那种。雪已经没有在下了,消雪的天气比往日更寒冷些,他需要这个来让身体迅速回温并且打起精神来。

       甜品站侧面的取餐窗口前排起了长队,或许是因为下雪天大家都需要一些温暖的能振奋人心的东西,巴基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见识过这种独特的排队方式。

       这种大概每隔6、70英尺站一个人的芬兰式排队法。

       巴基默默地站到了队尾,已经是距离店门有些距离的沿街大道上了。他小心的让自己站在一个既不会挡住行人通道也不会踏在积雪里的位置上,他一边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雪水化成的小水洼一边在心里寻思房间里那副地图上还有那些值得去看看的地方,好像这个国家走到哪里都是看雪,而这里的特色除了雪景、圣诞老人、就是那些身披兽皮的维京人或者那些疯狂吼叫的死亡金属。前者与后者不搭配的程度就像是威严的黑豹陛下和他战服上的猫咪耳朵,巴基在心里认定那一定是猫耳没错。
       这里的长队是排不出门庭若市的景象的,雪地里所有动作都像是慢速播放的默片,有时候会因为避让行人,前面的队伍会向后退两步,巴基也跟着向后退两步,反正始终保持着距离,这让他觉得舒服。


003

       打破这段颇有文艺气质的默片画面的人是史蒂夫,其实我们的美国队长并不像他一身健壮的肌肉那样看起来莽撞不解风情,只是他与巴基那份亲昵到了此处变得不太和时宜,他的巴基到了这里就变得和大部分芬兰人一样不太接受有人冒冒失失的闯进他的安全距离。

       他是在出门买早餐的时候偶然看见在街头排长队的巴基的,已经相熟相恋了大半辈子的成年人倒是没有那种一睡醒就要寻找彼此的强烈渴望,只不过这种情况下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偶遇”的状态,令他忍不住变成个16岁的布鲁克林小个子,看见喜欢的人,就想要捉弄一下。

       巴基早上出门的时候没有戴手套,此时的他左手揣在口袋里,右手垂在身侧握成拳头得以最大限度的保持住手心的温度。于是史蒂夫也摘掉了自己的手套在悄悄靠近他的之后迅速的把自己已经在寒冷的天气里迅速冷却的双手插进巴基的温暖的腋下。

       但是下一秒他就被巴基抓住手腕一个过肩摔掀翻在旁边的雪堆里。

       “bucky……”

       “……”

 

004

       “bucky,疼……”

       “谁他妈是bucky!”

       口嫌体正直是巴基变成冬日战士之后才有的毛病。在史蒂夫发射强烈的楚楚可怜眼神攻击和巴基消极回避的过程中,队伍又前进了一段距离,巴基跟着队伍向前走,正正好轮到他点餐。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订餐员彬彬有礼的进行例行询问。

       巴基要了两倍现磨,一杯加糖和奶,一杯什么都不加。

       当他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转回来的时候,史蒂夫还躺在雪堆里。巴基轻轻地把那杯加了糖和奶的咖啡递上前去才开口:“steve,如果感冒了,我不要照顾你。”

       史蒂夫罗杰斯先生当然十分听巴基哥哥的话,他在迅速起身接过那杯咖啡的时候先是摸了一下巴基的手背。和他想象中一样冷,于是他握住他的手。换了一只手取过咖啡先喝了一大口之后用嘴叼住了纸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只手套替他套上。

       在史蒂夫企图帮他那只铁手臂也套上手套的时候,巴基瞪起眼睛有些埋怨的说“steve,再磨蹭咖啡要冷了,它不会觉得冷的。”

       史蒂夫十分难得的回瞪了他的爱人一眼,慢条斯理的把手套塞回了口袋取下了叼着的杯子之后又去牵住巴基那只没有带手套的手。

       “可是我觉得他会冷。”

       巴基其实还没重新习惯这样亲密的距离,有些想挣脱又觉得难以抗拒这样从手心传来的温暖,于是他们就这样别别扭扭的牵着手往回走去,人烟本就稀少的赫尔辛基街头,只有那么一对儿年轻的小伙子,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们下午去哪儿?转车去圣诞老人之乡吧!你肯定会喜欢的!”金发的小伙子用期待的语调向棕发的小伙子询问。

       “我看是你自己喜欢吧,小豆芽。”明明身材要略矮一些的棕发小伙却称那个金发大个子为“小豆芽”,一定是十分亲密的人才会这样温柔的喊出这么个幼稚的昵称。

       “好,那就是我喜欢,所以你得陪我去。”金发小伙字似乎有些得意,甚至开心的甩了甩他们紧握着的手。“那我们就先回家收拾东西!”

       他们早就没有家了,只要有彼此的地方,都能被称为是家。

 

(配图: @STUCKYBOMB )


005

       其实史蒂夫能像现在这样接近巴基,其实是下了一些功夫的,就算是昔日的恋人,在阔别七十年后,要想找回当年的热度,也得花点时日和心思。

       他的爱人的确经历了一些十分不好的事情,以至于直到现在,都有些拒人之千里之外的冷漠感,虽然他已经重新学会了对所有人报以善意的微笑。

       最先开始的在瓦坎达的时候,巴基被安排住在黑豹陛下用来度假的一处清净的居所,平日里除了医疗人员和史蒂夫,并不会遇见些什么生面孔。所以在第一次被“探望”的时候,还闹了个小尴尬。

       前来探望的人是娜塔莎和山姆,他们来的时候巴基刚好做完身体检查从外面回来,看见客厅里坐了两个“陌生人”条件反射的在跨进门的前一刻收住脚,甚至有一点想躲开的意思。还是走在后面的史蒂夫拦住了他,推他进门在他一脸不情愿的情况下向他介绍。

       “bucky,这是Natasha和Sam,我们的朋友。”

       这一切都被心思细腻的娜塔莎看在眼里,她纠结起好看的眉头,是的,而且那时候的史蒂夫甚至都还没能和巴基肩并肩的一起走。

       那次并不愉快的短暂会面之后,史蒂夫安顿下巴基之后私下找了娜塔莎。

       “Nat,bucky他刚做完手术没多久,希望他今天的表现没有让你觉得不适应,之前的一切多谢有你们,我发誓,巴基他很重要,这是这绝对不会阻碍我们的友谊,我一定会帮他尽快恢复的,你都不知道从前的巴基他有多迷人……”

       “得了得了,cap,在巴恩斯在做治疗的时候我觉得你也得治治你一提起他就夸个没完的病。我没有不适应,不适应的应该是他,我也来自前苏联,我知道那里的一切,漫长的冬夜带给人的影响就是超乎寻常的沉默与隐忍,这对杀手来说没什么不好,可是放在普通人身上可不行,他已经丧失了和普通人正常接触的能力,说白了就是严重的社交恐惧症!”黑寡妇说话从来都毒辣得恰到好处,史蒂夫听得愣住,娜塔莎继续乘胜追击。

       “而且我觉得你一点都没有帮到他!”

       “那……我应该怎么做。”昔日总能做出慷慨陈词的美国队长被戳中软肋的时候气势垮回那个五英尺四英寸的小豆芽,巴基就是他的软肋,他拿他没办法。

       “**!这个都要我教你吗?他说不准靠近的时候你就真的站在他身后三米开外了??”

       史蒂夫十分丧气,对啊,恰巧他从小就很听巴基哥哥的话,稍微不听话的那几次,就几乎差点失去他了。

       这次探望的故事以当天下午娜塔莎和巴基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高声用其他人听不懂的俄语相谈甚欢结束。

       娜塔莎总能很轻易的搞定所有事,而史蒂夫不行,美国队长擅长与所有人打架和被巴基打,不擅长温柔的靠近。

 

006

       “找点只有你们才拥有的共同经历,你们都需要这个,相信我。”

       娜塔莎在回去之后给史蒂夫发了一条这样的简讯,她也明白,旁人都明白,只有深陷在爱情里的人不明白。

 

007

       再后来史蒂夫找回那个70年前的爱人巴基又是好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也是在旅行的途中,地点是亚利桑那州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开着越野进山的时候巴基突然试探着说能不能这里露宿一晚,这是巴基在康复之后为数不多的提议,史蒂夫回头看一眼后座上的帐篷和行军睡袋点了点头“睡袋只有一副,但是大家都说这里的星星很美,看得人舍不得入睡。”

       “这里的风景太酷了,再加上星空的话,我觉得你可以画下来,我看到你带了画本。”

       史蒂夫没敢应承下来因为他怕巴基翻看他的本子的时候会发现里面画的全部都是他,如果来得及,或许自己在今晚看星星的时候就该向他表白,他在心底这样盘算。

       生起营火夜宿的时候,史蒂夫指着天上的星星向巴基讲述着他们小时候的故事,盈盈的火光映照在巴基面无表情的脸上,他像是认真的沉浸在史蒂夫带来的回忆里,却又像是完全将自己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里。

       “你知道吗?巴基,这里是我们小时候就约定要来的地方,现在能来真是!……巴基,你表情不要那么冷漠好不好!”彼时他们的关系已经远不像初在瓦坎达时的那样生涩,现在的巴基已经接受了史蒂夫这个好友的身份,史蒂夫也能时常用赖皮和“撒娇”来换取与巴基哥哥的亲昵。

       “啊?有吗?”巴基像是刚被从一个梦里唤醒,脸上仍旧没有表情,只是眼神是迷茫的,花了好久才将焦距对准到史蒂夫的脸上。

       “有啊有啊!”史蒂夫说着话将身体挪近了些,他伸出手指了指巴基的左脸,又指了指右脸。“你看呀,你的左脸写着“冷”右脸写着“好冷”!”

       有些窘迫的搓了搓自己的脸颊,巴基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脸“峡谷里的风太大了,是吹得冷。”

       史蒂夫伸着头恶作剧似得从巴基捂着脸的指缝中看进去,看得他自己发笑,又指了一下巴基脸上唯一没有被捂住的那一小截光洁的额头“我看,这里还写着“非常冷”你还得捂紧些!”

       “stevie!”巴基有些恼怒的摊开手嗔叫着史蒂夫的小名,甚至伸出手锤了一下越来越靠近的史蒂夫的前胸。

       史蒂夫却趁着他放下手掌的时候点上巴基的鼻尖“这里写着-273.15℃。”

       巴基想问他那是什么,却一被一瞬间变得有些暧昧的气氛凝住了心神,此时他与史蒂文的距离近到鼻尖与鼻尖之间之隔了一个手指,而且下一秒,史蒂夫就撤开了那根手指亲吻了他。

       “对不起。”道歉是史蒂文说的,他为自己的冲动而道歉,可是他的巴基回应的方式是扯过了他的衣领继续这个亲吻。

       他们亏欠彼此这个吻已经太久了。

 

008

       那天晚上峡谷的风儿依旧很喧嚣,但他们帐篷里的气温好像已经达到了能翻滚热水的100℃,史蒂夫也再次深入的感受到了巴基那部分比37.2℃略高的体温。

       他们没能看一晚上星星,也还没来得及说我爱你,就重新确定了彼此的关系,也不记得七十年前有没有说,时间太久远了,而且那并不重要,只要笃定了彼此相爱,能在未来里长久的陪伴彼此,这句表白的话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旧时代的恋人本就吝啬于传达彼此的心意,来自上个世纪的布鲁克林的两个小伙子,对待感情的方式还依旧是如此传统而小心翼翼。

 

009

       “他在关心我,从眼神中就能看得出来。”归来之后的巴基依旧少言少语,依旧和史蒂夫保持着至少一个指尖的距离,史蒂夫在应对他人关于他们之间微妙的恋爱气氛和诡异的相处模式的时候都会这样回答他。

       “是的是的,他的巴基都只会把“我爱你”写在眼神里,就像他看食物的眼神那样!”如果山姆在旁边的话,也总会这样出言揶揄他的队长。之后就会讲起那个已经快要被他讲烂了的段子。

       “你知道吗!有次我陪这俩人去逛超市的时候,巴恩斯走到熟食试吃区就走不动路了,盯着那些烤饼干眼神就和看队长的眼神一模一样!我保证一模一样!都是那种泛着光泛出星星的那种,然后我就鼓动他去尝尝,我实在是舍不得看这孩子眼巴巴的盯着食物的样子啊。可是!他居然!他居然说他不好意思靠近超市推销员,要我去找史蒂夫来帮他拿!你说他俩是不是!!!绝了!!!!!”

       山姆在每次讲完这个段子的时候都会固定做出那个双手摊在胸前的黑人问号脸,就算是听腻了段子的人,也会被他这副表情逗得捧腹大笑。

       “山姆威尔逊!”巴基巴恩斯第一次听到这个被添油加醋的段子的时候立马要吹胡子瞪眼佯装撸袖子打人,之后也每次都是。

       可怜的山姆只得立马躲到史蒂夫身后大声喊“管好你家小祖宗!我的翅膀维修费很贵的!”

       但其实注定的结局就只能是山姆抱紧自己的小翅膀安静的躲到角落,等待下一个讲出这个段子的时机。

       史蒂夫罗杰斯对于自己的爱人和好友们能相处的如此亲密而由衷的感到开心。

 

010

       “想什么呢?”在回到旅馆门口的时候,巴基拍了一下迟迟不掏钥匙还在傻笑的史蒂夫。

       “噢”史蒂夫开门进屋之后先是摁开了空调,将温度打高之后才坐回到瘫在床上的爱人身边“刚才,我在想你。”

       “乱讲,我就在你旁边,还有什么好想的。”巴基翻了个身,对于自己爱人时常蹦出的甜腻句子其实还是有几分喜欢的。“统共也就那么十几年,还有那么长时间我俩都睡着,还能有什么事儿,我都听你讲的腻了。”

       “我在想我们以前的事情。”史蒂夫盘起一条腿,看着爱人趴在被窝里恨不得把脸红的自己藏进枕头的样子又忍不住想“欺负”他一下。“你总不让我想以前的事情,那我以后就只想我们以后的事儿好不好。”

       “以后能有什么事儿?”听到爱人好不容易提起一个新的话题,巴基飞快的来了兴趣翻身坐起“快讲讲。”

       “bucky,你记不记得你以前的女朋友,总埋怨你不愿意对他们说“我爱你”,但是你告诉过我,你无法说出这句话的原因是:“如果我无缘无故地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就意味着我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了”。这句话我可记了好久”。

       “我记得,可那还是以前的事情呀,我早就不谈女朋友了你现在拿出来讲又有什么意思。”巴基眨了眨眼睛皱着鼻子嫌弃史蒂夫无聊总是翻些陈年旧账。

       “可是bucky,我觉得我现在能对你说出这句话了。”

       “恩?”

       “bucky,我爱你。”

 

011

       “ 其实我早就和你说过以后的事情了,那次,就是那次,我就说过,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那我也说过,在航母上,我也说过,可是你还没有说过我爱你。”

       “噢,你为什么总要计较这个,是不是如果我不说,今天这个婚就不结了!。”

       “没有呀,我们那么急着赶回布鲁克林,今天这个婚一定要结的!。”

 

012

“那什么!等一下,你等等再签字,免得你要说巴基哥哥欺负你!”

“嗯?”

“steve,我也爱你。”

 

 

这是一篇为武汉盾冬马拉松写的贺文

感谢强行被我关小黑屋给我画图的萎萎 @STUCKYBOMB 

大部分的灵感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一朵药片”的一篇讲述芬兰人社交恐惧症的文章

感谢我家jo宝 @Gargantua 一直鼓励我写文 

-273.15℃这个概念也是她给我的 

评论(7)
热度(293)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