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薄荷甜酒 第一章 A篇

Steve ☆ bucky  

Steve是打过仗的军官,现在新闻社工作,是正义感爆棚的小伙子

Bucky是一名香料商人 ,还有一个隐藏身份,

不过这个故事里他们的职业没那么重要 我只是想讲一个相爱的故事。

AU,年下  背景是战前战后双线 

(A篇是战后再次相遇 B篇是回忆战前的故事)

盾冬双箭头恋爱 无别的CP 会顺手拉别的角色来客串 写到了再说明吧

以上。


【盾冬】薄荷甜酒 第一章 A篇 

001

    布鲁克林是一座大城市,这毫无疑问。

    大城市的好处是永远热热闹闹,每天都有新闻,但无论发生多大的变化,都像是一滴水滴入了大海里,或者是一把砂糖撒进热咖啡里。都不需要搅拌,就和这个城市迅速融为一体。

    但是最近在老城区的老居民口中,着实有个带着浪漫主义色彩的传闻。

  “你听说了吗?”

    传言是布鲁克林来了一只吸血鬼,前些日子有人发现空置了十几年的Bucky Barnes家的老房子又有人住了。并且就是当年离开的Barnes本人。

    吸血鬼指的也是他。

  “他可一点儿都没老。”当年爱慕过他的姑娘如是说。

  “那段时间他就没有老过,如今也是,这可真叫人嫉妒”当年最漂亮保养的最好的姑娘如今也在眼角生了好几条皱纹

     噢,这是一个跨越了二十年故事。

 

002

    Steve是在一个夏天的末尾,暑气还未消散的时候回到布鲁克林的。他曾经在这里度过了他的人生中最欣喜却最不想对人提起的一段时光。

  “我想大概有十年”Steve看这着面前这个变得古旧但是依旧挺立的建筑自言自语道。“我大概有十年没回来过了吧”

    当年战争打响,他就一手执笔一手扛枪的上了战场,根本没想过能活着回来。

    战后他就把母亲接到了纽约,并且在这里找了一份新闻社的工作。一直忙碌于工作,四处奔走,却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他有些逃避这个地方,他想回来,但是不敢,从来不敢。

    这是一个带着独立庭院的老房子,是当年bucky用了不少花言巧语和金币从一个吝啬鬼手中买下来的。房子不大,但是bucky爱惨了这个小院子。

    这是bucky的房子,bucky的小院子。

    是的,Steve一回到布鲁克林,就来到了bucky的家门口,听着传闻一路跑过来的,跑的气喘吁吁。他的家和这里隔了两条街,这并不太远,但是紧张的心,让这个体型壮硕的汉子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

    笃笃笃,Steve叩了叩院门,门上的锁头就掉了下来,大约真的是荒废久了,这些小物件,都扛不住时间的腐蚀。他推开门向里张望,却皱起淡金色的眉毛。梳理的很整齐的短发也耷拉到额前。

  “有人在家吗?我回来了,bucky!我是Steve,你在家吗?”荒芜的庭院无声的回答了Steve的问话,这里显然并没有人,一副绝对无人造访过的样子。

    为什么夏末了还是这么热,传闻果然都是不可信的,那有什么bucky那有什么吸血鬼。这里那像是有人住的样子。Steve有些丧气,靠着门边坐在了地上低着头胡乱的想着。回来也没什么用,他不会再回来了。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

    Steve尽量让自己躲在篱笆院墙的阴影里。在内心跟自己打了无数个赌“再等五分钟我就回家!”“就五分钟!”“绝不多等!”

    然后又度过了无数个五分钟,直到日头将落,太阳快把Steve坐着的影子拖的和站着一样长的时候,一个清清凉凉的身影站在了Steve面前,带着好闻的薄荷气味。

    瘦长的身影挡住了一些阳光,让Steve刚好可以抬头看看。

    深灰色的T恤黑色长裤,半长的头发拢在耳后,光洁的额头和熟悉的面部轮廓。

    啊,真的是他,Steve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张嘴却没说出一句话。赶忙撑着门站起来。那个人却侧身进了院子并不理会他。径直穿过荒草大咧咧的踹开房门走了屋去。

 

  “我一回布鲁克林就听说你回来啦,听说你家闹吸血鬼呢。”Steve跟着那个人进了屋子。回到凉爽的室内让他红扑扑的脸重新变得白净,只不过瘪着脸让他看起来像是一条被抛弃的金毛犬,正在和主人卖最后的萌来祈求主人让他重新回道他的温暖小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回来吗?”

    长发男人没看Steve,但似乎默认了他待在屋内,不顾这只金毛犬的聒噪不停。自顾自的拿了一只玻璃杯子弓着腰去壁橱里拖出一只堆在那里的酒桶,感受到了一下分量之后,似乎很满意的掀开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眯起眼睛满意的品尝。

“bucky?”没有得到回应的Steve丧气极了,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出了一个名字。该死的他就是为了这个人才回到布鲁克林,像条等主人回家的狗一样蹲在门口被烈日炙烤了一下午,但是这个人好像一副不记得他了的样子。

    “what the hell is bucky ” 长发男人抬起头,又重新瞪大了眼睛,深绿色的眼睛直盯着Steve。

“……”

 

    你经历过久别重逢吗?我是说特别久的那种。至少十年以上,足够时间改变容颜衣着改变很多很多的那种。Steve正在经历这种重逢,他比起十年前的自己至少高出了半个身子。而且壮实了不止一倍。他觉得他的挚友,很可能因为这个,认不出来他了。

    他懊恼的站起来,走到长发男人面前,半蹲下身子,尽可能的收紧自己的肩膀让自己看起来瘦小。

  “bucky——”他重新喊了一下这个名字,却看到长发男人嘴角好像快要憋不住笑意了。

  “哦是我你好啊Steve”

 

    我说,你真的经历过久别重逢吗?我是说特别特别的那种。那种遇到的人至少二十年容颜未变的那种。

    他,bucky他一点都没有变,通透的绿色眸子,深刻的面部轮廓,眼角笑出的小褶子都和十点前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但是又好像变了很多,只不过头发长长了。生出来一种冷冷清清的疏离感,身上好闻的薄荷香气,似乎也因此带上了雪花的味道。

 

  “bucky——”Steve想说好多好多话,你回来了呀,你去哪里了?他想把所有的经历都说给bucky听,也想听bucky说一切这十年间的故事。可是他的语言天赋在此时全都退化成了小时候,该死的小时候,Steve一见到bucky就会变成那个什么都不行的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恩,你喝酒吗?”bucky终于忍不住勾起嘴角,把手中还剩半杯的酒递给Steve。“喂,别傻了,Steve,我回来了。”然后他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Steve,我回来了。


评论(2)
热度(36)
  1. 存文小仓库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