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薄荷甜酒 第五章 A篇B篇

这章写的有点短,所以都放一块了。

前篇 第一章A     第一章B     第二章A    第二章B     第三章A    第三章B   第四章A  第四章B

001

    这是一个千奇百怪,你怎么想都不会懂的世界。你以为你了解他吗?

    幸运的人类,不老的精灵,不死的吸血鬼。一个不需要过多考虑其他因素的爱情故事。一个穿越了和平与战火的故事。

    离奇却又自然而然。

    猜猜这里还能发生什么?

    或许你去过布鲁克林,Barnes家的宅子,你见过那个红发姑娘吗?一个红发碧眼的漂亮姑娘。漂亮的不像人的人类姑娘。

 

002

    Steve可能是彻底被炒鱿鱼了,连着旷工了好几天,在一个随时需要待命的新闻社工作,这似乎是可以预料的事情,还有一些储蓄,是不是应该在布鲁克林找份工作。他在从菜市场回来的路上盘算着这些。

    他最近在bucky家住着,兼职着厨师清洁工和一切杂物的帮工。或者说,他或许成了这个家的一员。

  “hello,Steve。”

    站在门口掏钥匙的Steve听到说话声,抬起头,看见打开的门内站着一个十分眼熟的红发女子。不是那种像下一任女朋友的眼熟,虽然这个姑娘真的十分漂亮,可是这份漂亮和熟悉掺杂起来,生出了一分诡异。

  “我是Natasha,我们见过的,十年前。”

    红发姑娘抬起头,接过Steve手上的包装袋,Steve听着这短短的几句话,怔了很久才把这张脸和十年前那张脸重合了起来,天呐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过了十年,他们都可以一点都不变。

  “嘿嘿,小子,傻站着可不太妙,进来吧,一家子的人等着你回来煮饭呢。”Natasha伸手把这个傻站在门口的大个子拉近门内,又帮他平整了一下被子扯皱的衣襟,“可别这样盯着我看,我和那俩家伙可不一样,我是个实打实的人类。”

  “那你?”Steve还是盯着这张脸说不出来话,之前他认为如果这是一个精灵女子的话,那十年容颜未变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她说她也是个人类。

  “女人有她们自己的方法保养自己,不然怎么跟这两个奇怪的家伙厮混在一起,喂,你别看了,其实我八十岁了,你可以叫我奶奶了。”Natasha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的确是个人类,不过跟着精灵和吸血鬼待的时间久了。得把自己保养的好一点,女人也总是孜孜不倦的追求着这个。不是吗?

  “Steve,东西买了好了吗?Natasha你别逗他了,今天我做饭,Rumlow有带一些中国的桂皮大料花椒,今天煮火锅。”bucky走过来,指挥着Steve把东西搬到厨房,说着大段的话开始做着准备工作。“Natasha的确保养的很好,她是比你大一些,可是没有那么老。别信她的。”

  “bucky,你怎么可以拆穿我,你太护着他了。”Natasha笑着坐回到沙发上,她也是被Rumlow捡走的孩子,或许因为足够聪明又或者因为足够漂亮,他们也留下了她,那时候bucky或者说winter,就和Rumlow在一起,她加入了之后,就是三个人生活在一起。Rumlow脾气不太好又总是很忙碌,winter像个冰块似的很少说话,他对谁的话都很少,他对Natasha很好,温柔起来真的像个人类,而且他有个人类的名字,他告诉Natasha,可以叫他bucky,一个可爱的名字。

    Natasha曾经以为Rumlow和winter是一对,她能很快接受精灵和吸血鬼这种奇怪的身份,那接受这些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时间久了她觉得这不太对,虽然他们关系很好,可是那种亲密不是恋人之间的那种。

    后来他们分开,她继续跟着Rumlow,做杀手,做强盗,每天都活的像打仗,每天却又都在期待打仗。因为,战争又带给她来了温柔的winter,winter给他讲了很多故事,大多数时候,故事里都有个金发的小男孩,叫Steve。

 

  “以前我以为你也是个精灵,精灵都很漂亮。你很漂亮。”Steve洗了一些水果端过来。坐在Natasha对面的地上,把果盘放在茶几上。

  “我以为你大概这么高。”回过神来的Natasha随手比了一个高度。“那时候太匆忙了,后来我就一直想看看可爱的小Steve。”后面的几个词Natasha学了bucky的口气,温温柔柔的弯起嘴角。

  “……”Steve笑着咧开嘴,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好像从这个重新的开始开始,他就一直傻乎乎的,他又能重新和bucky在一起了,他就没有在能去想什么别的,包括自己有多喜欢这个人。

  “你也喜欢他吗?”Natasha能从傻笑的大个子的眼里看到十几年未变的感情,她为bucky感到幸运,能活在爱人的眼里那真是幸运极了。

  “恩,是的。”Steve突然被戳中了心事,颇为不好意思的承认,害羞令他还没来得及意会那个也字的含义。

  “老天,你不会还没有表白过吧。”Natasha和坐在一边椅子上偷听着谈话的Rumlow交换了一个眼神。Rumlow无声的表示,自己可没有妨碍他们。

  “表白过。”Steve指的是小时候的那一次,只有那一次。“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还从那里得到了一个吻,想起来就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微笑。

    Natasha当然听过那个故事,纯情的像个小孩子的童话故事。

 

  “嘿,你们在聊什么,Natasha我说了别逗他。”看到Natasha能和Steve聊的开心,这当然是件好事,不过看着Natasha笑的那么腹黑,这可能就有阴谋,恶作剧,就像她经常做的那些。

  “bucky,你怎么把你的小甜心藏得那么深,我们那时候就应该带着他一起走,他有趣极了。”Natasha又开始拿Steve打趣,她经常在bucky面前这么干。每次都能惹得bucky脸上出现有趣的怪表情。但这次没有,这次bucky居然笑了,像面对着纯真的宝物,笑的灿烂。

  “嘿嘿嘿,Rumlow快看,winter笑了,这多难得啊。”意料之中,冷酷的winter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也能卸下心里的负担。Natasha觉得事情真是更有趣了。

  “我的nat,这可不是什么新鲜事,他已经不是我的winter了,他看见情郎才会笑得这么开心。”Rumlow一插嘴就能点出精髓。

  “我做了好吃了,还不快来帮忙。”bucky假装没听到这个词,假装没有被戳中心思,招呼大家吃饭。知道今天Natasha会来,他提前就熬好了汤底,把要煮好的东西清理好加进去煮开锅就能开吃了。

    围桌而坐,热腾腾的火锅冒着香气,还配上美酒和适合夏日的冰淇淋。

    和平年代,一家人,其乐融融,再好不过。

    不是吗?



B篇 


003

    成长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小孩子总是想要自己能够早点长大,拜托这具柔弱的小小身体,能做着大人才能做的事儿。

    可是从出生到成年,这大约有二十年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太漫长了,大约是不太长的生命中的四分之一或者更多。

    不过在这期间,可能会发生无数事件。让我们提前长大。比如战争,让你提前拥有强健的体魄,比如离别,或许和生死有关又或者无关,但那可以让你的心可以一瞬间成长。

    长大,真的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见识到太多的人类才会觉得自己无知,比如战争多残酷,比如分别多可恶。

 

004

    酒的滋味还不错,刚灌进嘴里的时候辣乎乎的,然后能从嗓子里返出一丝丝的醇香甘甜。还有bucky身上才有的薄荷香气。

    这是一瓶薄荷酒,带着点甜味。

    Steve好像稍微能理解一点为什么bucky,还有其他大人,会爱喝酒。酒精是个好东西,说不上来哪里好,或许因为这是bucky的礼物吧。和他有关的,就什么都好。他回到家就喝了那瓶薄荷酒,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失恋了,他还小,知道未来还很长,可是他也明白战争的意义。酒很甜,很像bucky的味道,他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在有那么惊奇的遇见了。

    他恨死离别了,他把所有的厄运都归罪给了战争。他无法预见自己的未来。

    不知道是因为时候到了,还是因为那句精灵的祝福真的起了作用。Steve开始长大了,不是心灵上的,而是他真的开始,先是窜高了个子,然后一点一点的变得结实。

    他开始锻炼自己,并且提交了入伍申请。

 

    战场上的Steve是个真正的硬汉,总是冲锋在前,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战争总是很残酷,他会带走很多东西,Steve后来有了许多亲密的战友,他们有些还一直活跃在前线,有些就永远的倒了下去,Steve真是恨透了离别,每一次都令他心如刀绞,他开始把这些感情都默默的埋在心底,不在去触及。

 

005

  “你以后想去做什么?”说话的是sam,他是Steve在战场上认识的好伙伴,一起打了好些年的仗,现在战争快结束了,他们都开始盘算以后能去做些什么,去拥抱家人,恋人,找份体面的工作,过平凡但是幸福的生活。几乎每个幸存者都这样想。

  “我?”Steve挠了挠头,他的文笔一直不错,在战地上就能写出不错的稿子,偶尔能发表在战地的报纸上,有一些报社的主管邀请他战后去那边工作“去纽约,拿这个换个饭碗,最好能把我母亲接过来。”他指的是他的军功章,在战场上他有着不错的成绩,这是他一直以来的骄傲。

  “不想回家吗?我以为只有我这种人不想回家。我记得你来自哪儿来着……”sam是个黑人小伙子,听说是从贫民窟征兵来的,他的勇猛能让所有人忘记他的出身,只有他自己总是拿着个打趣。

  “布鲁克林。”提起这个地方Steve其实一直不想提起,该死的这总能让他想起那个人。

  “对,布鲁克林,我记得那儿不错。”sam开始假模假式的学起说唱,“你为什么不想回去呢?嘿,老兄,你的表情是怎么了,那儿有什么?让我猜猜看,是你心仪的姑娘等不急你回去先嫁给别人了吗?如果要是这样,那儿可真是个伤心地儿。”

  “不,sam,比这还要糟糕。”Steve咬着嘴唇,他渴望倾诉,可是又没有勇气述说这样一个故事,这只能是个故事,没谁会相信这是个真事儿。

  “来吧,哥们,说说,没什么不好开口的。”

    然后sam听他说完了这个有着奇幻背景的普通故事,除了那个蠢透了的表白的部分。

 

  “Sam你相信吗?”Steve的声音有点哽咽,这个故事在他心里藏了太久了,即使说出来,他也没有勇气说出来。

  “哦,为什么不信,Steve是这里最好的小说家,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好故事。”因为听出了故事背后隐藏的东西,Sam想把气氛弄的活跃些,他心想,这家伙竟然以为爱是藏得住的。

  “恩,好故事。”Steve缓缓的摇头。

    Sam想了想,却又重新开口“我出生入死了那么久,那么密集的子弹都没打死我就是最令我吃惊的事情了,所以你的故事没什么。”

    Steve望着这个总是挂着笑的伙伴,还没太懂他想表达什么。

  “哥们,在这里,我们在战场上,随时,下一秒可能就会死,所以别藏着掖着,要抓紧时间去爱想爱的人。”Sam难得说这些矫情的话,他是个乐天派,他也曾经历过与挚友离别,与爱人生离,这很痛苦,可没有什么比一个人硬扛着这些情绪更痛苦。

  “谢谢你Sam。我觉得我好受多了。”

    那么你能直面你的内心了吗?Sam在心里想,可是他没说出口。

 

    我爱他,该死的,我爱他,这是在Steve心里盘踞了很久的念头,他现在好像有了一点勇气把他捧起来,他希望他还有机会对他说。

    bucky,我爱你。

 

 



评论
热度(14)
  1. 存文小仓库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