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指尖霜花】 盾冬 短篇一发完

Steve☆bucky

一个童话走向的故事。

001.<<<

“人生只有一次,

没有下一次,

不会再相遇了。”

 

002.<<<

- 你想说什么?

- 我想说我爱你,别错过我。

 

003.<<<

        Bucky已经不记得他第一次见到Steve是什么样的了,好像是个该死的天气很好的下午。

        可能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平凡的开场,再不记得具体的了,他从一开始就觉得他们不是一路人,以前不是一路人,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Bucky有一点点特殊,可能有那么点儿魔法被施加在他身上,他的左手,从很小开始他的左手就有那么些特别——他抚摸过的地方都会被冰冻住,就算只是随手拂过,也会凝结出霜花,即使是在最炎热的夏季。因为这个原因,他一年四季都带着厚厚的手套,并且不再和任何人有肢体接触,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和所有人都很疏离,也有那么几个好友,但也都友善的保持着距离。

        我和他们不一样,这样想可能会令人难过,所以他很少这样想,这样挺好的。

        “这其实是bucky的仙女教母施下的魔咒,将来会由意中人来帮你解除。”在很小的时候bucky的妈妈曾经试图这样给他解释原因。

        “该死,看起来我特么的一直生活在童话故事里。”而他们生活在现实世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无比的真实。

        除了指尖凝结出来的霜花。

 

        所以他遇见Steve的时候根本没有在意过,他没有打算记住这些每天都会有的相遇。

        不过后来他努力用幻想填补了这个画面,那时候他刚满18岁,Steve看起来大概十六岁,甚至更小一点,还是少年的样子。

        蓝眼睛长睫毛,金色的发丝就像沾染了细碎的阳光。穿修身的裤子和宽松的上衣,背着吉他,空荡荡的少年感。

        当时的自己正懒洋洋的躺在冬日午后的草地上,在思考什么呢?大概在思考为什么年满了十八岁这个倒霉的诅咒还没有被时光带走。Bucky很喜欢冬天,因为那让他的厚手套看起来没那么奇怪,就算偶尔带出来的小雪花,也可以归罪与寒冷的天气,这让他可以看起来不那么与众不同。但他发誓自己在此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披着太阳光芒的小人儿。

        直到这个人主动来到他身边。

004.<<<

       “你好,我是Steve,你喜欢我的歌吗?”

        他站在阳光里,向我伸出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微微有一点变形。

      “恩,我是bucky。”

        我回握住他温暖的指尖,真的好看的过分,可能没长大的小孩子还有着雌雄莫辩的美。

 

005.<<<

        没有用带着手套的那只手,bucky把左手藏在身下,依旧躺在草地上,Steve也在他身边盘腿坐下,把吉他抱在怀里。

        寒冷的空气里可以嗅到阳光的味道,bucky闭上眼睛又睁开,Steve还坐在他身边。他想伸出左手去摸摸他,至少冻住他的吉他吓跑他,让这个人知道和他搭腔并不是件明智的决定。可他还没来得这么做。

       “你还没说你喜不喜欢我的歌呢。”Steve冲他微微一笑,能融化压在心头的小冰块,bucky的心头常年压着一些幻想中的小冰块,他用这些来隔绝自己。

       “我想你一定很喜欢,喜欢到说不出话。”那双好看的手指重新压上琴弦,又拨动出了一小段音符,bucky能听出来这很熟悉,但是说不出来是什么,因为它又有一点特别。

       “kiss the girl小美人鱼的歌,迪士尼的动画片,我改编了一下,它现在是我的歌啦。是不是很棒。只要我愿意,我甚至可以把他改成kiss the boy ~”

        面对对方的热情,意识到自己再不搭腔可能实在不怎么礼貌的bucky无视了最后的这句调戏,坐起身来,随手拨弄了一下草地,可怜的小草立刻被冻住,成了这个温暖午后的阳光下一颗晶莹剔透的小冰块,这块冰封之地一直蔓延到Steve膝前。“恩,挺不错的。”他觉得这样足够吓走对方了。毕竟大部分正常人都不想冒着随手可能变成冰坨的危险来和自己近距离接触。

        他低下头,这可真可惜,他对这个金色的小家伙还挺有好感度的,但他已经决定,不要和任何人扯上关系。

        没人会喜欢你这种怪物。Bucky狠狠在心里给自己打上标签,觉得心思又那么坚定了一点点。

 

006.<<<

        想象中的威慑画面传感到Steve这里的时候似乎被加上了特殊的滤镜。

        这可真酷啊!

        Steve忍不住用热切的目光再次打量了面前的男人,他和传闻中一样酷。

        深棕色的头发顺着光洁的额头垂下来,挡住了如静海一般的眼睛,眼底没有涟漪,像个人形玩偶。不,就像是童话中走出来的虚幻的人物。

        他长得真好看,虽然Steve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听到自己如此热切的旋律仍旧不为所动,但他得承认,这个叫bucky的男人,正好长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

        Steve是一个童话故事狂热fan。此时此刻他觉得bucky就好像是他最喜欢的小美人鱼里面的有着一双纯真小鹿眼睛的爱丽儿。

       “我准备考音乐学院,但是联考要考的都是视唱练耳乐理,还有最头痛的钢琴。我只想好好弹吉他。”Steve在按着虚空之中的琴键,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并不在乎面前人并无意理他。“我常在练歌房后面的仓库里练琴,那儿很少有人去,你可以来听我弹琴。”

        不知道是那句话戳中了对方,Steve看到bucky重新抬起头,澄澈的眼睛看着自己,“好”声音似乎轻不可闻。

        但是Steve捕捉到了,心跳紧跟着漏了一拍。

 

007.<<<

        一颗种子埋进土里会生根发芽,扔进海里就会被泡烂,掉进冰堆里则更糟糕,可能会被冰封,被搁置的遥遥无期。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却不是一个该开始的好的开始。

008.<<<

        即使是忙碌的高三,bucky也不想把时间花在教室和一帮同学们一起刷考卷致死。他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看看书,可是夜间的温度冷得让人难以待在室外。他夹着几本书匆匆的走在昏黄路灯照射下的校园小路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自己的脚步带到了一个仓库前,Steve提过的那个,练歌房背后的仓库,艺术生会利用晚自习的时间去练琴,但是这里似乎隔音不错。

        fuck,就当鬼打墙了。Bucky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就推开仓库的门走了进去。拉开老式的吊灯,审视着这里的一切,还好,那个家伙不在。

        仓库里堆放着一些杂物,一架旧钢琴,一些体育用具,还有学校搞活动留下来的展板和幕布之类的。Bucky拖了几张体育课用的海绵垫子,就坐在上面,背靠着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开始翻看带来的资料。

        直到他再次被琴声打断。抬头看见了Steve坐在钢琴前,垂着头按压琴键,吊灯惨白的光打消瘦的侧脸拉下些阴影砸在键盘上。

        糟糕极了,这声音很机械,即使他没有弹错一个音,可是也只是生硬的对乐谱的重复。

        Bucky小时候曾在妈妈的监督下学过几年钢琴,在他还没有沾上魔法的时候,他弹得不错,他对音乐很敏感,能敲出的每一个音符都带着闪耀的活力。

        后来当他的左手开始蹦出小雪花的时候,他也弹过一段时间,看着从琴键中跳出来的小雪花,他开始慢慢不能集中注意力,直到他一碰琴键,就会冻住整个键盘面板。

        他觉得他失去了弹琴这个技能。

 

009.<<<

      “不对,这不对。”Steve一来到仓库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人,他没注意自己的嘴角几乎能翘到天上去,几乎是用蹦的来到了老钢琴前,弹起了练习曲。然后又在听到来自角落的发声后停了下来,歪头看着他。

        那个人坐在那里,闭起眼睛僵硬的抬起手,两只手,动了一下指尖。

      “来,你来。”踩着杂物走过去的Steve牵住了bucky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手,一把拉起了这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人,把他拉到钢琴前,按着肩膀坐下。“你来试试看,你一定弹得很好。”

      “唔,我以前学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bucky用套在手腕上的小皮筋把垂散的长发扎了一下。把手放在琴键上,左手的手套很碍事,琴声差强人意。

       “你应该摘了他。”Steve的双手还放在bucky的肩膀上,隔着大衣和毛衣应该感受不到什么,可是bucky分明感受得到来自手心的暖意,即使是在黑夜,这个人也带着太阳的温度。这是很大的鼓舞。他断掉手中的音符,缓缓摘去手套。

        再次落在键盘上的时候,他带出了如柔美月色一般的曲调,像是从琴键中能飞出灵蝶,飞向山谷钻入山泉流水渐渐。

        只是就那么短暂的一瞬,琴声再次被凝结出的霜花打乱,bucky一下抽出了手,停在琴键的上方,他知道这个结果,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呆滞。

        Steve没有说话,安抚的摸了摸bucky的后颈,然后抬手覆上了bucky的手,再次将这双灵动的手指按压在了琴键上,并不能称作出现了奇迹,但是的确有那么点儿神奇,bucky感受到来自手背沁入血骨的暖意,似乎这份暖意融合了冰雪。

        还是会跳出小雪花,甚至琴键上还是凝结着霜,但这次却没有直接结冰冻住,Steve温暖的手带着他一起,完成了后面半截曲子。

        并且他的手连同他的一起,始终温暖,这是很多年都没有感受过的了。

 

010.<<<

        当你能从另一个人身上汲取温暖的时候,你会做什么,拥抱他?或是亲吻他?

        还是慌乱的逃开?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让你时刻提醒自己,你是如此冰冷。

 

011.<<<

        Bucky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变得很好。Steve比他小两届,并且一副瘦弱不堪的样子,他打心里觉得他是个小孩子,他把这一切归于小孩子的纯真,拒绝承认,可能他们俩,都有那么一点,一点挺喜欢对方的意思。

        他们经常一起,一起吃饭,一起晒太阳,一起逃课去仓库,他看书他练琴。

        古怪的bucky和他古怪的小跟班Steve。似乎有人这样在背后对他们指指点点。

        但他们并不在意。依旧分享一切。

        分享一切有趣的见闻,分享bucky妈妈做的丰盛好吃的便当,听Steve弹他新编的小节的乐章。偶尔bucky也会无视那架老钢琴无声的抗议,和Steve一起练练钢琴。

        最初会留下一地小雪花,不过后来这个会凝结出霜雪魔法似乎在面对Steve的时候失效了,bucky可以在任何时候触碰Steve,对方并不会被冻成雪人。甚至在Steve和他有身体接触的时候,他可以不戴手套去触碰其他东西,最多蹦出两朵小雪花,不会冻住。

        这种体验奇妙极了,bucky在一段时间里总是右手拽着Steve的手肘,用左手去做其他事儿,该死,他还不敢去牵他的手,但是,好在他有了这个可以明目张胆进行肢体接触的理由。

 

012.<<<

        生活开始变得有趣起来,直到bucky考上大学,去了外地,Steve也被送去进行专门的音乐培训。

        他们突然开始失去了交集,又像是被隔开了两个世界,触碰不到彼此。

        Steve开始在学业和音乐之家忙碌,bucky又带起了手套。

        培训部有种隔音良好的练琴房,甚至你听不到隔壁琴房的动静,这样意味着,就连手机联系也失去了意义。

        bucky从不主动联系Steve,因为他在最初的几次发去简讯对方并不能及时回复之后,就不在主动了,他不喜欢期盼的感觉。但他总能在一些想不到时候收到Steve传来的信息,有时候寥寥数字的问候,有时候又是长篇大论宣泄着情绪或者分享着自己的见闻。

        他没变,他还是那个带着阳光的孩子。只是不是我的了。Bucky会在收到信息的时候认真的读取每个字里行间的暖意,然后简单的回复几个表情,或者一个恩。

        “bucky你最近好冷淡啊。”Steve会在深夜逃离琴房的时候给bucky打电话。“大学是不是很好玩,有没有教女朋友,你是不是很忙……”他会说很多很多的话,他讲自己对于学校课程的批判,讲在培训部的新朋友,讲学到的新游戏,讲用新学来的把戏捉弄了那个漂亮姑娘,讲自己长个子了,收到情书了,头发长长又剪短了。

        手机会微微发烫,bucky就会用左手攥着手机,一边听Steve唠唠叨叨,一边沉入温暖的梦境里。

        梦里的他还是可以拽着Steve的手肘上学放学吃饭写作业。

        甚至醒来的时候手机还是温热的,他不记得Steve什么时候挂掉电话的,可能是在说了N次“bucky你不许睡你陪我聊会儿”之后。

        但是他现在醒了。醒了就不去想这些,手机会冷却,周遭的一切都会迅速的冰冷下去。

 

013.<<<

        有时候,时机很好,心情也很好,bucky也会和Steve聊天,聊一些生活琐事,聊风土人情,聊bucky喜欢的文学,聊Steve喜欢的音乐。Steve会抱起吉他给bucky弹他的新作。其实他们很合得来,好像很合得来,话总是说不完。

        直到深更半夜天再泛白。

 

014.<<<

        再后来,Steve没有如约考去bucky的城市,他去了一个很南的地方念他喜欢的音乐专业。他给bucky写简讯。

        Bucky,这里看不到雪,举着冰棍都会迅速的化掉。我很想你。

        他删掉了那句我很想你,然后按下了发送键,bucky有那么点儿倔强,在知道了没有考去他的城市之后,就赌气很久没有和Steve说话了。

        拒绝见面,不回简讯,不接电话,即使接了电话,也只是以呼吸声回应。

        Bucky,我去见你好不好。去你的城市。

        没有收到回音,Steve掐灭自己心里的念头,专心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他总是习惯有那么个人扎根在生命里,可是那不是全部的生命,事实上他刚刚可以开始自己崭新的生命,并且伴随着他热爱的音乐。

        他不知道,收到简讯的bucky的热切期盼,他以为他说来就真的会来,并不需要自己首肯,就会像当初闯进自己视线一样的,带着阳光向自己走来。

 

015.<<<

        大学是这个光怪陆离城市的微缩博物馆,不可能呈现出世界的完整面貌,但是的确能提现一些事情,比如恃强凌弱,比如物以类聚,比如像bucky这样的怪咖,只会在这里越来越形单影只。

        他的头发还是很长,多数时间他任由他们散在脸颊两侧,甚至挡住漂亮的眼睛,受了指尖霜雪的原因,他总将自己裹得很严实,这些年情况愈发严重,就算是像以前那样带着手套也会在桌面上留下霜雪的痕迹。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一直不知道,这就是他的心境。

        是冰雪荒原。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bucky就在心里给自己筑了一座冰雪的城堡,只有他自己住在里面,他曾经让一个金色头发小人走进去过,那个人带着太阳的能力,能融化冰雪,可是现在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让他的小太阳,只能站在远处,甚至他又无视敲门声,拒绝任何人走进他的城堡。

 

016.<<<

        即使bucky期盼着再次见面,他也始终无法幻想出,再次见到Steve的情景。

        他还能收到Steve传来的简讯,在他对Steve置之不理之后,简讯每日一条,或者是隔几天一条,有时候会一天发很多条,终归没有断过。

        又是一个冬日午后,一个天气很好的下午。

        他正在图书馆里捧着书翻看手机里Steve之前发来的信息的时候,手机里弹出一条新提示。

       “bucky,我在楼下,你快下来。”

        当他几乎在怀疑是不是古旧的手机出了系统障碍的时候,他往窗外撇了一眼,看到了站在楼下的一个金色的身影,有那么一点眼熟,然后他几乎是用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楼下,然后停在图书馆门内,看到门外有个人向他招手。

        高高大大的身材,没有变动是那一头金色的头发和海蓝的眼睛。噢,他真的长高了,更结实了,本就像一块宝石,这些年出落的愈发剔透,他变了很多,可是bucky还是一眼能辨认出那个人就是Steve,就像Steve站在楼下就能看到二楼窗口一袭黑衣的他一样。

 

017.<<<

       “bucky”Steve先喊出这个名字,他对这个名字务必熟稔,只要嘴唇动一动就能喊出来,没有多余的卷舌弹舌音,他喜欢极了。

        被喊住名字的人正好推门出来,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脸上没有笑意,甚至眉头也是锁着的,但是Steve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和自己一样的期待。那双绿宝石切面一样带着迷幻色彩的眼睛曾在自己梦境中出现无数次,带这些潮气的梦境,Steve从来没有向对方说起过。没向任何人说起过,他只在早上起来的时候默默的换掉床单被套,这些年都是如此。

        “我印象中,你好像应该更矮一些。”咬着嘴唇想了很久,bucky说了一句他目前所能想到的唯一想法。伸手比了一个高度,发现自己举起的是左手之后,又放下了手藏在背后。Steve能发现他的手套比以前更厚了。

        扶了一下背在背后的琴箱,Steve很自然的把bucky拉的离自己近一些,然后又拉过他的手,隔着手套他都能感受到寒气。

       “你不会想看这个。”bucky看着Steve在试图摘掉他的手套,他的左手比右手要苍白很多,甚至泛着些青灰的死色。

        “瞎说什么,我能治好你,像以前一样。”看到这双能弹出美妙音符的手如今的惨样,Steve恨不得要掉出眼泪了。他小心翼翼的把这只手握住,不敢用劲,他仍然能感受到那份寒意,甚至能看见挣扎着从指缝中流出来的小雪花。

        他可心疼了,可心疼可心疼了。

        可他又是欣喜的,他又找到他的童话小王子了。

 

018.<<<

        站在bucky的角度,他第一次意识到,那个金发小男孩,他的小太阳,他确实长大了,长成了需要他仰视的样子。

        他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暖意,听着Steve一如既往的絮絮叨叨,眼睛却在Steve的脸上失去焦距。

        他没记住Steve在说些什么,那张张合合的嘴唇,看起来他更想用来做点别的用处,比如狠狠的亲上去,他惊讶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就那么一下,随即又觉得这再自然不过,他终于能承认,他已经喜欢他很久很久了。

        久到可能是,他第一次遇见Steve的时候。

        什么时候第一次遇见Steve的呢?Bucky不记得了,他也不想继续想下去。

       “Steve。”bucky叫住Steve,打断他正在说的话。“你知道,童话世界里解除魔咒的办法,是什么吗?”

       “眼泪,或者亲吻。”Steve诚实的回答到。

       “傻瓜,我怎么会让你流眼泪,Steve,吻我。”bucky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站不稳了,如果他不能得到一个亲亲的话,一定会羞愧的倒地不起。

         不过还好,他的王子在此时,温柔的亲吻了他。

 

019.<<<

        Bucky突然能感受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手背上融化,那是来自左手的触感,从未有过。接吻的时候不该睁眼,不过他还是睁开了眼睛。

       “Steve,下雪了。”惊讶于手背上落下又融化的雪花,bucky停止了这个亲吻。向他的Steve分享这份喜悦,但他觉得这似乎不够。所以他用双手捧住了对方的脸,重新印上一个吻。

       我爱你啊,Steve。他在心里这样说,他没机会开口说,胶着的双唇的温热触感很快让他连这份思绪都失去了。

       他只能亲吻他的爱人。


-END-


我试着把一个童话故事放进现实背景里,试着去写每一个被写烂了的狗血情节。但是无所谓,我想给他们这个故事。

本意想写一个BE,但是没忍住,还是给他们了一个童话结局。

童话总是这样结局,王子和王子,他们亲吻彼此,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24)
  1. 存文小仓库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