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Kiss or Kill 吻或杀 (中)

盾冬 还是那个坏故事 

上篇戳 吻杀上 


009

        他们很快就再次见面,比Steve想象中的快,他是期盼着重逢,又在心里抵制着这样被刻进宿命里早早被知晓的相逢。而在winter soldier心里,这仍然是第一次见面。

        带着陌生的熟悉感的第一次见面。

        Steve为了阻止洞察计划,他又拾起盾牌穿起制服当起美国队长,甚至要面对敌人是他的bucky,他的狙击手他的好哥们他阔别了七十年的爱人。

        就算他拥有了新的伙伴,同样能交付后背的Natasha、sam以及其他的复联兄弟。

        可是他仍然想找回他的bucky,那是他的心他的爱他的灵魂。他唯一的欲望之源。

        那是早在多年以前就承诺过陪他直到一直到最后的人。

        美国队长终于搞清楚了自己为什么在面对winter soldier的时候总会不合时宜的泛出些复杂的情绪,因为在那个面具下的人是他的bucky,美国队长也没办法面对他的阿克琉斯之踵。

        Sam曾在战前试图拉一把沉溺在回忆中的Steve。

      “不管他以前怎么样,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

        那时他也站在一座桥上,脑中充斥着那些几乎时刻都伴随着bucky的回忆,在布鲁克林,他们并肩走过的每一条路,每一级阶梯。再想起那次夜晚的追逐和高架桥上的再次相遇。

       “他不记得你了。”sam只不过是叙述了这样一个事实。

        五味杂陈,Steve再次体味了这个词。

       “我可能下不了手。”

       “他不记得了。”

       “他会的。”

 

        此时他的bucky就站在他面前,又是在一所桥上,一所架在天空中的桥。阻挡了他通向任务的唯一路径,他甚至没有带上面具,就那么坦然的站在那里,就想sam说的那样,不曾记得他。

      “会死很多人的,buck。我不能不管。”他仍然叫他的昵称,却更像是在说给自己的内心听,他是美国队长,他得阻止这个任务,这能拯救千万人的性命,这比他自身的欲望要重要得多。纵使他知道自己的有多不想和他打。

       面前的男人一动不动,只是用那双绿眼睛盯着他,眼底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他还是那样强大到完美,可是自己已经有了弱点,“求你,别逼我这样做。”

        我的弱点是你。Steve在心中恳求,即使有那一星半点的希望,bucky或许有可能就这样想起他来,走过来和他拥抱,而不是再次用枪口指着他毫无犹豫的射击。

        好吧好吧,是我先动手的。是我的错,你该打我,你是对的。Steve在心里这样想,你想杀了我也可以,请让我先救救其他人。

 

        被两把冒着火星的枪口正对着,美国队长的盾牌也不能护他周全,他的左侧腰部中了一枪,并且用盾牌将对方顶翻在地。Sorry my bucky ,看着对方拔出匕首重新迎战。Steve在心里向他道歉。他要替换掉航母中的芯片,他必须这么做,他必须和他打。

        Winter soldier的确带着毁灭的信念在对待这个任务,他是在隐藏在黑暗里的幽灵,可是这个幽灵已经青天白日的站在了这里,他必须赢,必须完成这个任务,不是他毁灭他,就是他被毁灭。

        这有一点点见光死的意味。我该杀了他,winter soldier只剩下这个信念。不该去管他的胡言乱语,他很坚定,所以他仍然能掷他的盾,能拔枪射击,能挥出匕首又狠又准。他讨厌对方像是孩子气的撕打方式,美国队长只是在拆解他的招式,他第一次在战斗中被压制,不能容忍对方眼里根本没有这场打斗。

        这不是孩子气,无论站在什么立场,他都希望得到对方足够的重视。

        他要去完成他的任务,我也要完成我的。Winter soldier完成任务一向雷厉风行的狠。一枪击中左腿,另一枪打中右肩,这没准头的命中率是因为他刚刚从窒息中醒来。他一向是把好武器,稳定住情绪,再次举枪,这次打在了美国队长背上,应该能打中脾肾。一般人会因此一命呜呼,可是他也不知道面前的美国队长是何方神圣,或许内在和他一样是个怪胎。

        他们都不怕死,这很要命。

        他看到他捂着伤口再次爬起来,插上了那枚先前被他们争夺的芯片。

        winter soldier隐约能感觉到海德拉的失败,可是他接到的任务仅仅只是干掉美国队长而已,虽然面前的这个家伙显然想和他一起死,不过,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他也该去完成他的。

 

010

        三架本该执行洞察计划瞄准地球上一切威胁的航母已经开始瞄准对方开炮,已经毁坏的部分甚至已经互相撞击在一起形成大面积的坍落。Steve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趴在钢架上喘息,目光却在找寻bucky。

        他就不该是他的敌人,也不该当他的对手。美国队长的任务完成了,Steve Rogers将要去面对他的责任。

      “你认识我。”他开口,不是因为他要解救他,他们都不需要拯救对方,他只是想在对方眼神里找到那么一丁点的确信,确信自己从未真正失去他。

        他能在无数人面前慷慨激昂的演讲出长篇大论,能轻易感动千万人,可是他此时才明白,面对他的弱点,他的语言天赋一丁点儿作用都没用。绾卷缠绵的情话也不适合。他只能一遍一遍的重复他们那些共同的儿时经历。

      “你的名字叫 James Buchanan Barnes。”你不该拥有winter soldier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名字,你是bucky,这些永远不会被改变,你是我的bucky。

      “我不会跟你打,你是我的朋友。”Steve松了手,盾牌从高空掉落下去,他不是用美国队长的身份在面对他,在他面前,他永远也只是Steve Rogers,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认定了就不会改变的倔强小子。

        为了他可以抛弃一切,抛弃美国队长的身份,抛弃保护和伪装。

        我是Steve,是你的Steve。拜托,你还记得我。

        看着对方出拳一次比一次犹豫,Steve在心中笃定,他一直是他的bucky,他还记得他,这真好。他没有力气微笑了,来吧,bucky,完成你的任务,如果这是你的任务。这能令你感到愉快的话。

      “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

        我相信你,请你也相信我。

 

        Winter soldier开始搞不懂为什么海德拉冗长而又正义的演讲从来不能打动他,而这个金色头发身披星条旗的任务却能用三言两语说进他的心坎。海德拉没教他这些,没教他在任务中如果遇到了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一个武器本就不该拥有情绪。可是看着他缓缓落下砸进水里,winter soldier 却从心里感受到了绝望的含义,不,他在心中呐喊,他不能失去他,他还没搞懂这一切,怎么能就这样被他抛下。

        他安静的用武器的方式面对内心的咆哮,以决绝的姿态松开了握住航母残肢的手。任由自己如同对方一样从天空中跌落。又追寻这那个身影一起掉落进河水里。

        虽然这次,掉下去的是你,不过我不会像你一样,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像我一样。

        他恍惚间又想起了那辆在回忆碎片中奔跑过无数次的火车。

        Steve,我来了。我抓住你了。

        他在他身边能感受到平静,这是在海德拉永远感受不到的,毫无威胁的平静,虽然这个家伙此时对于自己就是一个沉重的回忆包袱,winter soldier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办,他从来没应对过这些,他从前的任务,不是死了,就是死了。他存在的意义就是杀戮,也没有人教他该如何救人。

        我是不是该用一下他的方法,我是不是该吻他一下。

        Winter soldier鲜少能完全拥有自己的想法,不,我想我还是应该杀了他,他会令我感到痛苦,印刻进身体里的对洗脑的排斥感在此时翻涌上来,对,就是他,是他令我遭受这一切。我该杀了他。

       可我自己也伤的很重,算了,下次吧。

       他只犹豫了一下,看着他喘过了气息,然后转身走了,他自己伤的也很重,需要一些时间整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011

        Steve是在医院的监护室里醒来的,不知道过了几个昼夜,终究他醒来的时候,是个大好的白天。sam坐在他的身边看报纸,手机连着音响放着trouble man。他记得这个,他曾经像完成任务一样的去努力让自己和这个时代接轨。

        有点想笑,这回他没有有睡上一个世纪,显然这个音乐也听不出什么时代的破绽。他做的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

        而且他的好友坐在他身边,虽然脸上挂了彩,但是没什么比这一切加起来这更好的了。

      “注意左边。”sam能感受到脸上缝了针的Steve也恢复的很好,还能和他开起玩笑。

      “他记起来你了吗?看你这德行,美国队长可从没这么惨过,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真的可以杀死你。”sam也知道能在winter soldier的手下得以逃生,这大概只能是Steve自带的能力。如他所愿,他真的想起他来了。

       “对,他可以杀死我,只要他想,随时。”嘴角缝了针,并不能随意的大笑,Steve重新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一刻的安然。

        他随时可以为他献上生命,真的,只要他的bucky愿意,他早就将一切都交付。

        安心的沉沉睡去,七十年前亦或是醒来之后,失去bucky令他无法安睡,他知道是bucky救了他。

        Bucky,光是念出这个名字,就令他安心。

        何况,这次他抓住他了。

 

012

        是夜,窗台上坐着一个人,百叶窗被掀开,可是那个人被复杂的治疗仪阻挡,看起来他并不想破坏这些嘀嘀作响的仪器。

      “来,过来。”Steve扯掉了手臂上的针头和插在身上的管线,其实他并不需要这些来治愈他,能治愈他的良药已经自己来了,就离他仅仅只有几步而已。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毫无攻击性,轻轻的唤他的名字“bucky,来我这儿。”

 

       其实winter soldier觉得自己应该是来杀死他的,他花了好些时候来做这个决定,他甚至做了两手准备。杀他或者只是来简单的探望他一下。可是这个人的声音如此的盅惑人心。他的机械臂举着枪,以防备的姿态轻轻踏入这个房间,他一贯如同鬼魅般来去没有声响,此时他只想听从这唯一的指引,如同往生咒安魂曲。

 

       “你还真爱这把枪。”Steve看到winter soldier手里端着的p266,是把挺小的半自动手枪,高架桥上那一战就见过这个小家伙,那是他把它插在左腿的枪袋里。他知道bucky双手都能使枪,但看起来winter soldier偏好使用左手的机械臂。看来以后他该站在他的右边。这样更方便保护他。他还发现此时,那只血肉的右手以一种不太自然的方式垂在那个人的身侧。希望别是在扭打中弄伤了他。“你的手?”Steve开口询问。

 

        Bucky闻言伸出右手摊开手掌,他的手心躺着一枚糖果。“抱歉,我只有这个。”这不是海德拉的补给,当winter soldier有权利作出一些选择的时候,他很喜欢这些小巧方便携带的甜腻的玩意儿,常常将他们揣在身上,战术口袋,甚至是子弹夹里。他在此时掏出这枚糖果,也只是?只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就是像个孩童一般的露出了道歉的神色。这并不在他的计划范围之内,这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糖果。是他在除了他和药物之外的安定。

 

     “给我的吗?”他没有变,小孩子性格,Steve在心里窃喜,这个家伙一贯爱吃甜食,七十年也没有改变。以为一颗糖果就能换来一个交好。“你可以喂给我吗?我现在动不了。”其实连糖果都不需要,Steve只想撒个娇,他假装自己伤口还未愈合。想和对方亲近一点。这种感觉好久没有过了。

        Winter soldier一只手就能剥开糖纸,所以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却在递出糖块的时候被躺在病床上的Steve捉住了手,一把扯过去翻到在床。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身体覆在自己之上,隔着衣物,感受不到温度。可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疯狂,去他妈的,他该脱了这该死的衣服。

        可对方比他想象的还要疯狂。

       Steve扳过他的机械臂,双手包握住那只带着皮手套的机械手,用头顶住枪管。

     “杀了我,就现在。”

 

        其实仿生手臂能接受的温感触感,只不过作为武器他从不去注意这些,他未曾注意过原来来自人类的掌心温度,是那么的令人眷恋。Winter soldier光顾着想这些,没有扣动机板。

 

       “你没机会了。”Steve偏头过去含住了糖块,舌尖扫过winter soldier的指尖,有温度,而且他的嘴唇带着熟悉的柔软触感。他不知道他曾无数次的亲吻过他的身体,他们的每一寸肌肤都是无比的契合。

        他任由Steve卸掉了他的武装,身体上或是心灵。

      “我记得了一些事情,可他们不太美好。”

 

        Steve听到bucky的喃呢,换了一个拥抱的姿势来试图给他一点安慰,夺过了他手中的枪。又从他的枪袋掏出了两把袖珍手枪。

      “九头蛇真是给你配了一些好宝贝。”他记得那时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小小的蝎式。体型小隐蔽性好消声效果佳,是把挺容易被忽视的好宝贝,恐怖分子的最爱。把弄了一下那把挺好看的COP357,他把它们压在了bucky的身下。又顺着后腰摸下去,两柄战术小刀。有一柄是双刃,挺危险的物件。

       他没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和动作已经带上了调情的意味。

     “这是我的。”winter soldier的语气中已经沾染上情欲的色彩,不再冰冷如往常。Steve把匕首放回原处,他相信他的bucky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威胁。

        或许他才是他的威胁。

        牵引着那双指节分明的手附上自己的身体,一路向下。

      “这是我的枪。”

 

        闻着对方口中呵出的气流带着糖果香气,纵使winter soldier不懂,已被唤醒了一部的bucky也明白这是一句露骨的邀请。他的手正在和一个不太友善的大家伙打交道。紧张了舔了舔嘴唇,透明的津液令他的嘴唇染上血色。

      “给你”

        Steve先是亲吻了那双令他梦萦牵绕的绿眼睛,随即又吻上了对方的嘴唇,将口中的糖果渡了过去,给你,都给你,一切甜蜜的美好的,还有我,都给你。

        他感受到对方用双腿缠绕住他,这是最明显的承受的姿态。

        他们再次完完全全的交付于彼此。

        这是最美好的部分。相信我,之前翻天覆地,之后翻天覆地。

 

013

        在搞出更大动静之前,bucky逃一样的夺门而出,留下了一堆枪,和未曾从云端跌落还在回味那温润触感的Steve,他的过去,他的将来,统统没带走。

        只有自己仓皇而逃,带着高潮之后的绯红面颊。

    

        翌日早上Natasha来帮Steve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扫了一眼那些凭空多出来的东西。

       “谁来看你了。”Natasha的语气其实并无询问的意味。

       “一个老朋友。”

        在得到Steve的回答之后,Natasha没忍住翻出一个白眼。“你之前可是说过,和你一起玩的那些哥们都死绝了。”她的聪明之处其实是永远看穿但不说穿。“你这个老朋友对你可真不错。”

        Steve看了一眼那一大堆上了膛的枪,再次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当你拥有了一个爱人,那这份喜爱,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就算他给予你残忍冰霜,你也恨不得捧出来告诉全世界这是你的珍宝。

        他未曾想过遮掩什么,他的伙伴能理解他,这最好不过。

 

014

 

        只不过Bucky逃走了,这次,怎么也找不到。


-依旧未完-

不知道为什么搞出来了一个中 本来想一篇写完的故事。

我居然在这部分的结尾才写到了真正想写的那个小片段 

以及最后的部分 我只能把车在脑内开开了   

相信我 这真的是一个坏故事 最好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之后真的翻天覆地。


评论
热度(39)
  1. 存文小仓库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