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Kiss or Kill 吻或杀 (下)

盾冬 那个坏故事。

上篇戳 吻杀上 

中篇戳 吻杀中



015

 

       其实bucky不想被拯救,或者说,winter soldier根本不需要被拯救,可事实是,他既无法变回bucky,也无法继续当winter soldier,于是他尴尬的介于两者之间。躲躲藏藏。

       他知道美国队长,那个叫Steve的家伙一直在找他。很多人都在找他,可他既不是他们要找的winter soldier 也不是他要找的bucky。他只能把自己藏起来,一点一点的回收自己的记忆。零零碎碎,总是想起了一点什么。

       他还是把好枪,只是不用再指向谁。

 

       从一个国家逃像另一个国家,他没有家,但是有过几个窝点,不会幼稚的以为灯下黑或者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总是在辗转,越远越好,越不留痕迹越好。也曾经冒冒失失的就闯进过美国队长的纪念馆。

       居然有朝一日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回忆起自己,winter soldier觉得照片和视频里的bucky Barnes这样嘲笑着几十年后的自己。

       有什么差别呢?Winter soldier在心里问自己,就算没有经历这些事,活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个百岁老人,也不会记得这些事情了。只不过还好,自己仍然算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和那个人一起,来到了未来。

     “去未来?”

       Winter soldier把从心底里冒出的这句话记在了本子上。

       作为武器的冬兵有个小本子,是使用者用来记载武器的使用方法和校准偏差,现在他自己也有了个几个记着回忆的小本子,这感觉挺好的,背着有些分量的包袱,让他觉得自己是真实存在的。真真的是作为人类来到了现在,而不是过去的几十年来,活得像一场梦。

 

       所以当他真真的又遇见Steve Rogers的时候,心里有些慌张,不过他很快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对,这是对的,他本来就该比他们先找到他,只是有些尴尬,Steve也看到了他的小本子,看到了他的回忆,虽然他有很大一部分记忆都是关于他的,但是一起经历是一回事儿,被以这样的方式发现,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任何人如果发现自己的照片出现在对方的日记里,那,至少你会知道自己是挺重要的。大概是这样的吧?

       虽然儿时Steve也曾无数次就像现在一样不提前通知的造访,但是现在不太一样,他们没什么时间叙旧,未来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好,未来的他们,只要一遇见,就伴随着你死我活的硝烟。

      “Do you know me?”

      “you’re Steve”

       其实这就够了,他们可以通过短短的一句对话来了解彼此。然后继续一个逃,一个追。并且在再次奔逃的路上默契的并肩作战。

        整个世界都是除了他们只外的事情,他们有些事情没拉撤清,但是默契让他们首先一致对外。

       先搞定这些麻烦,再杀了他,winter soldier并不喜欢这样突然袭来的记忆。他觉得或许应该这样,联想起医院那个黏糊糊的夜晚,以前他不太能有自己决定事情或者判断的权利,解决事情的办法就是杀,杀能解决一切问题,或许吧。

     “我不会杀了任何人。”

       可是他又像是作保证一样的说出来这样一句话,bucky Barnes从不食言,就像他曾经说的去未来,他就真的去了未来。

       就算未来就这么多不好的事情等着他。

 

     “my name is bucky.”

       就算他重新被置于绝望的境地,他也能咬着嘴唇说出这句话,他刚刚打算开始直面自己的内心,或许配合政府工作,自己能有个不错的未来。

       在未来的未来。

 

016

 

       Steve从没有想过再次找到bucky会是在这样一个契机之下,他本应该准备的再从容一些,虽然他的确已经准备这一刻准备的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记了打好腹稿的长篇大论。

       他是超级英雄,超级英雄天生就是为了战胜反派,大家都这么认为。

       可是至少反派们和他自己知道,超级英雄也不是无往不胜的。超级英雄也有弱点,他的弱点是bucky,很遗憾,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这些反派们都知道他的弱点是把冰冷的枪管锋利的刀刃,他们并不用把这个弱点握在手里,只要稍微使一点力气,就能把他插进我们的超级英雄的胸口,或者抵着他的太阳穴开上一炮。

      “世界已经变了,我们都回不到过去,只能适应现在,有时我们能做到最好的事是重新开始。”Steve回想起peggy说过的话。

       世界总是要由不断重新建立的秩序来保持,这和索科威亚协议无关,别太计较。他只是想去做些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情。

       试着去抓住些什么,或许什么也抓不住。

       命运的安排总是很奇怪,Steve能比任何人都先找到bucky,却在重要的时候,抓不住他手,每一次。

 

017

        再次挣脱出牢笼的bucky Barnes又变回了winter soldier。

        愿意服从。

 

        永远没有自由,他将永远背负着罪孽行走在世间,作为海德拉的武器,作为任何能使用他的人的武器,他可能再也做不回bucky了。

        在地下室挑Steve的时候他这样想,对上tony的时候他还在想,不,其实他什么都没想,他不认得他们了,他被重置被一键还原了,很简单,只需要对他念上几个指令,他就能替你扫清一下障碍。

       黑寡妇,或是十三号特工,winter soldier的拳头不认人,他刚接到的任务是制造出足够大的混乱。

       只是他在房顶重新遇上Steve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

       这个脑子有毛病的美国队长不是第一次做出惊人之举了。

 

       他以为他能抓得住吗?就算是超级英雄,徒手抓飞机的这种事儿也是傻得冒泡。

        可是他该抓住他的。

        Winter soldier好像已经习惯了自己脑子里随时随地冒出来的怪念头。他重新定义了一下杀的含义。

       除了杀人,好像还可以杀了自己。

       这样挺好的,不会连累任何人,也终于可以休息了。

 

       随便扒了一下直升机的操纵杆,飞机撞向大楼,他在掐住Steve的脖子的时候紧盯着那张皱起来的脸庞。

       我不值得,你不该这样。

       然后又是掉落,为什么winter soldier和bucky Barnes的命运里总是有那么多的掉落。

       如果能就这样去死多好,偏偏每一次,他都能活下来。

 

018

 

       我抓住你了bucky。

       Steve拥着bucky游向河岸的时候在心里默念。

       这次我抓住你了。

 

019

       其实作为winter soldier的时候 bucky没有什么机会能在正常的情况下醒来,不过前段时间他的确睡了一阵子软床垫。所以他在看到冲压机夹压着自己的手臂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小小的震惊。

     “Steve.”

       他有点庆幸这次在清醒之后第一个看见的人是Steve,这至少不那么坏。有Steve看着他,这令他感到安心。

       仍然是两句话,他能用最简短的方式拾起Steve的信任,他们有那么冗长的共同回忆,默契与彼此信任,是怎样都打磨不掉的。

 

     “给你们一点时间,不太久。”SAM退出去之前看了一眼坐靠在冲压机前的winter soldier,这和记忆中那个冰冷的杀人机器不太一样,他看见他不端摩挲的双手,因为紧张而瑟缩颤抖的下颌,这和那些需要心理辅导的退休老兵一样。Steve能给他更好的。Sam知道其实他不该介入这对重逢的老友之间,只是他们的时间的确不太多。

 

      “把我的枪给我。”是bucky先开口。“我记得我在你那里留了一些枪。”

        Steve知道他的意思,他想自我了结,没那么容易,他们之间还有不清不楚的账要算。“这里没有你的枪。”Steve看着bucky重新坐正了身体,他很想走过去抱抱他,但是这会让他想起那个在医院的晚上,他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只能开开玩笑,讲讲黄段子“这儿只有我的枪,我可以送给你。”

       他不适合开玩笑,可是bucky还是咧开嘴笑了,这些年他变了很多,可是笑起来还是像那个布鲁克林的青年才俊。他们都彼此了解,一个眼神就能互通心意。

       做winter soldier做久了,学到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有时候还是埋头做事比较好,有些话是多余的,有些事可以成为事实,可是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Steve当然明白bucky眼神里的想法,他觉得很对,就像比如此时我很想问你,但我不能问你一样。

       我可不可以吻你,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018

     “你的那些朋友会怎么样?”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去承担”

     “我不知道我是否知道你这么做,Steve。”

     “你以前做的那些事……那并不怪你,你没有选择。”

     “我知道,但终究是我做的。”

 

       认罪不能解决一切,他们得为过去付出些代价。


        鏖战、激战。

        安行疾斗、背水为阵。或者只是一场好友间混着调侃的切磋武艺。

        有很多词能堆在这里形容这一战。

        报纸的标题称之为内战。

        总之翻天覆地,唯一令人安心的是他和他又站在了统一的战线,无论正确与否,战胜或败。他们再次并肩作战,没什么比这更好了。

        更何况战争结束之后,他们还在一起。

        只是少掉了一些,一些时代附加给他们的东西。

        他没了盾牌不再是美国队长,他也没了铁臂,不再是winter soldier。

 

019

    

      “Steve。”bucky在Steve的搀扶下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叫他的名字。外面是冰天雪地。

     “恩?”Steve放慢了脚步,他们都伤痕累累,只不过从以前开始,bucky就从来不把这些伤看在眼里,他总是那个能更快调节好情绪来照顾Steve的那个。

     “biu`”举起比成手枪形状的右手对准Steve,发出了一个拟声词,并且附上一个笑“你知道我一直以来在想什么吗?”

     “我知道,杀了我。”他当然知道,他也在为他的bucky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跟他开玩笑感到庆幸。“我该死,那你杀了我吧,就在这儿。”然而Steve感受到靠着自己身上的重量又加重了一点,bucky没说话。于是他又重新开口“别做傻事。”

 

    “杀了你,再自杀,这是我曾经想过的最好的方式。”bucky用那只比着枪的手由对着自己来了一下,然后耍酷似的吹了一下“枪口的硝烟”。

    “我该死,可是你不该,而且你想要我活着,我答应过你的,我会陪你到最后的。”这是bucky能说出口的,最像表白的表白。

       没有人规定说出我爱你才是表白,但相信我,这和我爱你没有差别,这是他们能给对方的,最好的。

 

020


       Bucky最终还是回去了那个并不温暖的依稀来处。

    “这对所有人都好。”bucky Barnes如是说。

       不,不好,这对你不好,对我也不好。Steve没能说出口,他只是看着bucky躺进那个冰冷的罐子,看着他被再次用这种方式带立他身边。

       他终究没有说出来他爱他,他只能看着这双闭上的眼睛,只是在这个冷冻柜上,印了一个吻。

       还好,这还是公平的,他没能杀得了他,他最终也没吻到他,至于之前的那些,就当做是一场梦吧。

 

“你要吻还是杀?”

 

--end--


我挺不愿意写直面电影的同人的 掌握不好两个人的性格和这么庞大的背景就会很糟糕

私自认为同人文最需要的是共鸣这似乎很容易得到因为原本的作品已经帮你塑造了这些

只要你把握好你就能讲述一个不错的故事 

吻杀又是一堆被写烂了的脑洞的集合我得坦诚这是我硬逼着自己写出来的故事

码文章的过程一点都不愉快 也不能说一点都不 

因为在某些时候会觉得为心里的小人写出了自己最想看到的画面 

可有些时候却不得不直面一下并不想面对的事情而且得把他们展平铺开了 

像是慢速播放一样的字句斟酌 

这些是我必须面对的 我明白 

我不善于抒写文字不善于讲一个动人的故事可这有什么关系我想写这些 

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能写出除了感动自己之外也能感动大家的故事

 

文中有个别的句子参考了一些别的故事。

比如那句我很中意的 “之前翻天覆地 之后翻天覆地 ”

可我想不出具体的出自那本书了反正是挺早就印在我脑子里的话

 

写这篇文章有什么意义呢,大概就是填补了一下自己看电影时候的脑洞。



评论(3)
热度(39)
  1. 存文小仓库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