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全纽约花吐症(主盾冬 甜甜的双向暗恋 )

赠 @Enoch  花吐症paro 点梗文 


001 一朵茉莉花

 

       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是在四月初春回大地的时候被解冻并且回到纽约的,特查拉陛下派了专机,由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亲自来机场接机。

      “嘿,小史蒂文。”看见挚友站在不远处,巴基巴恩斯突然感到有些局促不安,打招呼的话还没说完就猛然咳嗽起来。

      “没事吧……bucky你……咳咳咳咳咳。”忙赶着小跑上前的罗杰斯队长也在还没表达出关心的时候就莫名被口水呛到无法继续。

       不知道是谁先停止咳嗽,总之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止不住的嗤笑彼此。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在机场如此不计形象的大笑引得大批路人驻足观看,最后是史蒂夫先回过神来,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

      “走啊bucky,跟我回家。”

 

       自从归来之后,巴基巴恩斯就总觉得嗓子痒痒的,有时候是觉得总有异物梗在前胸,有时候是突然袭来的窒息感和急速的喘息或者咳嗽。

       起初是有些不适应,但是巴基把一切都归罪于温暖的春日里盛开的花朵抖落在空气中的粉尘——四月的纽约街头总是开着许多娇嫩又美艳的花朵。

       毕竟在冷柜里睡的久了,对于新时代的任何物件都可能患上过敏之类的症状。巴恩斯对如此之类的自嘲颇有些心得。

       现在他被安顿在了罗杰斯家隔壁,公寓式的房子不大却被布置的很温馨,有些是神盾局的公式补给,有些是史蒂夫和复仇者们贴心的布置。

       一张不大却柔软的单人床,一个装满各季衣物的衣柜,一只装满零食的箱子,还有空调电视冰箱洗衣机之类必不可少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用来存放枪支弹药的柜子,柜子上了锁,神盾局仍然慷慨的给了他属于冬日战士的那部分职权,巴基把钥匙扔进了零食箱子里,在许愿零食箱子永不见底的同时,也暗自希望自己今后都没有机会用到这个柜子里的东西。

       拉开窗帘走到阳台上,巴基巴恩斯向左边望了望,他和史蒂夫有着一个共用的阳台,中间被一堵不高的半墙隔开,他的好友此时并不在阳台上,属于史蒂夫的那部分被新摆放了几盆植物,兰草鸢尾风信子之类的。

       柔弱的花骨朵儿似乎禁不起一点儿挫折,只在温柔的阳光舒展枝丫。这有些像小时候的史蒂夫,看起来弱不禁风,事实上谁能知道他那个柔弱外表之下的坚定的心呢,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可是那会儿只有我知道。那会儿他只是我的小史蒂夫,可现在他是大家的美国队长。

       巴恩斯正看的出神,全然不知那个被惦念的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真好看。”史蒂夫的话语似乎另有所指,但是他还是在好友回过神来的时候指了指那堆花。“才买了不久,很好看不是吗?”

       “……”被打断思绪的巴恩斯突然有些焦虑,飞快的舔了一下嘴唇打算说出那个自己思索了挺久了的句子。“Steve,我……”

       “嗯?”略微抬高了一点下巴,史蒂夫的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好看的天使光圈,巴基又看得有些入迷了。

       “Steve……我,我喉咙不舒服你有润喉糖吗?”

       “噢,有的,这些天我也总觉得嗓子干,刚才就是出门去买药了。你等下我给你拿过去。”

 

       然后当史蒂夫罗杰斯端着炖好的冰糖梨子水和几盒润喉糖坐在巴基家的沙发上的时候,巴基巴恩斯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想向他的好友表白,可是话到嘴边却总是无法说出口。到底该用怎样的方式才能在不被好友反感的情况下传达出自己的心意,他这几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春天来了很容易患上流感,要多喝水,晚上别总是蹬被子,你现在一点儿也不比我更强壮,从前我听腻了的话,现在换我来叮嘱你。”美国队长除了义正言辞的句子还挺擅长像老妈子一样唠叨的,毕竟这些都是他从小听到大的话。

       一报还一报,巴基巴恩斯你也有今天,从前那总是病弱总是不善言辞的人是小史蒂夫罗杰斯。但有时候巴基总觉得如此温柔的史蒂夫对自己的话语里是含着爱意的,或许他该去主动戳破这些被包裹上糖衣的爱情炸弹。

       无论是炸出皆大欢喜的烟花还是炸到两败俱伤,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Steve……谢谢你。”

 

       不行,还是说不出口。

       在将好友送出门外之后巴基巴恩斯用力的把门关上靠在门背双手掩面咳嗽了起来,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该死的流感加花粉过敏。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在剧烈的咳嗽之后,手心里躺着的是几片花瓣,洁白细小的椭圆形,是茉莉花,还带着茉莉特有的浓烈香气。

       Shit!这玩意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会咳出花瓣来?

       机械手指捻起一枚花瓣用力碾了一下,真实的柔韧感让巴基的每一个毛孔都紧张到发颤,这些小东西是真的,并且来自于他的身体。

       一个晃神不小心抖落了手心的其余花瓣又慌忙的伸手胡乱的去接,冬日战士不擅长应付这些,来自巴基巴恩斯的七十年前的老认知也显然无法理解这份现实。

      “我……我吐出花瓣了。”

       可是就连说出这句违背常识的话都容易过一句我喜欢你。

这几天熟悉的窒息感又翻涌上来,巴恩斯狠狠的掐住自己的喉咙试图阻止不断从嘴边溢出的花瓣。

 

       该怎么办,我可能快要死掉了,我喜欢你,可能到死我都无法畅快的告诉你,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可我就是无法亲口告诉你。

 

002 勿忘我

 

       美国队长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化是在找回了童年挚友之后,其实他并不是粗枝大叶的人,除了有一副强壮的体魄,他还有一颗玲珑心。只是大部分情况下,他体内的血清会帮他解决掉几乎全部的身体问题,根本不需要投医问药。

       不过他的好友似乎也有类似的症状,于是他还是去药店买了些药品,又回到家炖上了一锅润嗓子的冰糖雪梨。

       春天的确是一个容易生病的季节,各种层面意义上的。

       比如史蒂夫罗杰斯似乎也因为春天的到来唤醒了体内属于春季的本能。

       他,喜欢他的好友巴基巴恩斯,很久了。

       第一片花瓣的出现是在他等待冰糖梨子水炖煮的时候,他靠在厨房与客厅交界处的墙壁上,想起童年时,他的好友曾多次为他熬制汤药,血清加成又或者是的确难忘,美国队长总是记得很多事,他总是记得七十年前与好友相处的每一个细节。

       咳嗽和爱意都是掩藏不住的。

       史蒂夫罗杰斯在低下头以咳嗽来驱赶心头挥之不去的回忆之后,看见了一片蓝色的花瓣飘落在了地毯上,不知道从何而来,他又清了清嗓子,于是更多的花瓣飘落下来,这次他看清了,花瓣来自于他口中。

       蓝色的小小花朵,那是勿忘我。

       他匆忙的捡走花瓣,又去楼下的花店匆匆抱了几盆会开花的植物摆在阳台上,好似用这种方式就能遮掩他能口吐鲜花这一事实。

       会好起来的,美国队长可不会被小小的疑难杂症打到。

       然后情况愈演愈烈。

 

       成为邻居的好处是,任何时候,你总能在大大方方的按响门铃之后见到你相见的人,又或者是,被你的邻居随时随地以蹭饭或者其他的理由来“叨扰”。

       这种甜蜜的负担是史蒂夫非常愿意接受的,他可以哼着小曲儿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准备些好吃的食物来,我们的美国队长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何况此时客厅里坐着的是自己暗恋已久的人。

       无法将精力集中于无聊的的电视节目的巴基巴恩斯坐在沙发上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似乎来自于胸腔的气闷感愈演愈烈。直到有新事物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小片花瓣,宝石蓝的花瓣在史蒂夫家浅色的地板上有那么点显眼。

      “Steve,这是什么?”

       挪开身子去拾起地上的花瓣,回头却看见沙发上也零星散落了几片宝蓝色。

       史蒂夫罗杰斯匆忙的放下锅铲从厨房里窜出来捡走这些花瓣“我今天给阳台上的花剪了枝丫,大概是那时候带进来的。”胡乱的扯了个借口,美国队长不擅长撒谎,可是他又实在不想说出事实让好友为他担心。

       巴基巴恩斯努力回想了一下阳台上放着的花卉,好像并没有类似这种蓝色的小花,不知道好友慌张的言语间在遮掩着什么,是有女孩子送了鲜花给他吗?这应该是件好事才对,小史蒂夫终于变得受欢迎,就像曾经的巴恩斯中士一样受欢迎。

       各自满怀心事的吃完了一顿由美国队长亲自下厨的饭菜,在无尽的沉默中冬日战士近乎机械的完成着吞咽与咀嚼,在就快舔干净盘子的时候,史蒂夫打破了沉默。

     “bucky,我……”

     “怎么?”

     “我晚上还有些事,就不陪你去散步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对,这才不是逐客令,我想说的是,bucky,我喜欢你。

       拥有从飞机上不背降落伞跳下的勇气,却无法轻易的正式自己已近百年的感情,他爱他,不甘于只做好友,但也无法下定决心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他已经失去他一次了,不能冒着可能存在风险再失去他一次。

      “恩,Steve,饭菜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

      “小Steve……谢谢你。”

       在饭后婉拒了好友要帮忙洗完收拾的好意之后,美国队长站在洗碗池旁边愣愣的发呆,水龙头滴答滴答的流出水滴,罗杰斯对着那一双碗筷张嘴又合拢,这曾是他在漫长七十年的睡梦中无数次幻想过的场景,和那个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吃饭聊天或者静静地坐着不说什么话,就只是想要这样普通的日常而已,然而时代岁月强加给他们的东西太多了。

       先是那么一片红色的花瓣飘落下来,然后是第二片第三片第四片。

       从史蒂夫罗杰斯张张合合的口中不断飘落处像是沾染上血液一般的绯红花瓣。

       是虞美人,那个名字里就写着凄楚故事的花儿。史蒂夫微张着双唇,即使是发生如此违反常理的事情也不能打断他的回忆他的思念,巴基就在隔壁,他曾幻想过的未来就在咫尺,甚至就正在发生。这感情是从很小的时候就根植在他生命里的,历经百年早就发酵的浓烈,就算是注入血清之后有着高速新陈代谢的身体也无法代谢掉有关情感的这部分。也无法解决这没有缘由冒出来的花儿。

       他只能是无可奈何,只要是和那个人扯上了关系的事情,他都无可奈何。

       只能任由花朵飘零下去,就好像四月芳菲,我却觉得你比任何一朵都要美丽。

       可是我该如何告诉你,我,喜欢你。

 

003、我足以与你相配

 

       巴基巴恩斯在内心和自己打了一个赌,只要一会儿史蒂夫来敲他的门赔礼道歉再附上好吃的他就原谅他,毕竟他期待今天约好的这顿饭和饭后的散步已经很久了,要知道要约一个总在忙着拯救地球复仇者来做这种无聊的琐事就像是世界突然和平一样难。

       况且他本来计划好在散步的路途上牵他的手和他告白。

       他把一切的锅都甩给那个放他鸽子的人,就好像是如果有了机会他就真的能把告白说出口了一样。

     “Steve,我……”

       尝试对着虚空练习,提到嗓子眼的节字却被突然涌出的花瓣给打断。

       粉白色分不清是蔷薇还是山茶之类的,冬日战士瞪大了惊恐的双眼看着这些从自己嘴边冒出来然后飘落在身边的小东西,伸出手心去接,柔软的花瓣却也依旧会从指缝中滑落下去。

       从白到粉直到变成鲜艳如血的红,他几乎以为,这些就是自己体内的血液,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已一种肉眼可见的方式衰弱下去。

       一片、两片、三片……

       洁白的花瓣就像是冬日的霜雪、殷红的那些像是激战之后的血渍,那些自己想深埋的过去就像是倒带一样的在脑内播放。之后有人破门而入,走到近前唤他的名字。

       “bucky!”

       “小Steve,是你呀。”

       “bucky,我喜欢……”

       他没能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好友亲口说出那句他说不出口的句子,他只能感受到自己被拥入一个踏实的怀抱中,然后那些不知是真实还是幻想的花瓣消失了,世界沉入无尽的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巴基巴恩斯已经身处史塔克大厦高层的客厅里。这里被用作是复仇者联盟的总部。他的好友坐在他的旁边,见他醒了,温柔的扶他坐了起来。

     “bucky你……醒了。”史蒂夫罗杰斯开口的时候就有花瓣从嘴边飘落。

     “Steve,你也……”还是没能好好说出完整的句子,纵使巴基巴恩斯心中有一万个疑问。到底在自己昏迷前他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也会吐出花瓣来?

       可是因为不断从嘴里涌出的花瓣,他们只能面面相觑。

     “所以……谁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环视了一下四周,托尼站在工作台前,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被飘落出的花瓣阻碍,只得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却又因为咳嗽而吐出了更多的花瓣。

       说真的,樱花这种娇小可爱又浪漫的花朵真的很适合托尼史塔克。

     “你在咳嗽的话,这花瓣就要把你埋掉了。”克林特似乎是唯一一个没受影响的,靠坐在茶几旁边端着史塔克家特供的小甜饼出言调侃托尼史塔克。

     “住嘴……你正在吃的馅饼就是玫瑰花馅儿的。”趁着呼吸平复的间隙,托尼指了指史蒂夫和巴基吐了一地的红白玫瑰。“一会儿我让贾维斯把这些收拾收拾给你去做小甜饼。”

      “巴恩斯先生,是花吐症,似乎是这个春季席卷全纽约的流行性疑难杂症。”班纳博士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看资料,双开的报纸挡住了他的下半张脸。说这些话的时候从纸张下飘落了几片淡绿色的花瓣。

       是琼花,所以到底为什么绿巨人吐出来的花也要是绿色的吗?

       “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史蒂夫实在无法忍受他一和巴基说话就从嘴里涌出大量花瓣的情况,刚才他在准备去巴基家向他道歉并且重新邀他晚上一起散步的时候就被好友倒在花海中的景象惊呆了。来到复联寻求解决办法却发现这里的人和他们一样有着类似的症状,只是似乎大家都没有巴恩斯那么严重。

       “谁知道呢?或许只有克林特这种傻X才会没事吧。”托尼还在为刚才鹰眼那他的身高开玩笑的事情翘气。

       开什么玩笑,我只不过……只不过吐出的花瓣已经盖过了我的膝盖而已。

 

       在史塔克家的客厅还未被花瓣狂潮攻陷的时候,救兵来了,娜塔莎的声音伴随着罂粟花瓣由远及近。

      “嘿,伙计们,Thor说有办法解决这个。他一会儿就来。”她在看见和脚边樱花作斗争的tony、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的吐了一地玫瑰花瓣的两只老冰棍、以及极力掩饰自己的班纳还有坐在花瓣堆里端着小甜饼一脸嫌弃眼神却透露出仍然非常想吃的克林特的时候,皱了皱眉,有些不可置信,这些人就是一起拯救世界的同伴吗?

       为什么?娜塔莎觉得自己从心底有些微微的嫌弃。

 

      “吾友们!——————”标志性的说话方式从天而降,额,从天而降然后一头砸进花瓣堆里的人是索尔。在他忙着站起来拍掉披风和战甲上黏上的各种花瓣的时候,他的弟弟洛基从虚空之中显现了身型。

      “这是花吐症,需要爱人的亲吻才能痊愈。所以已经结婚了的鹰眼不受影响。托尼如果你不给贾维斯一个实体的话,可能你很快就会因为体内集满花瓣而衰竭死去的。浩克、娜塔莎,算了,你们这两只蝼蚁挺(惹)顺(不)眼(起)我就不吐槽了。不过……为什么他们两个还会得这种病???他们不是应该早就在一起了吗? 诶,做蝼蚁就是不好,像我们这种神就不会得这种蠢病。”

       平时惜字如金的洛基一股脑儿的说出了所有吐槽之后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架势。直到他大脑总是缺根线的哥哥拆穿了他。

     “弟弟,所以这就是你那天站在花朵堆里第一次主动亲我的原因吗?”

     “索尔!!!!!!!!”

      洛基一点儿也不喜欢花,而且金色的花一点都不好看!和索尔的发色一样难看!

 

尾声 铃兰。

      当天晚上史蒂夫和巴基在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才准备来破解这个奇怪的病症。

       他们打算亲吻彼此。

       两只柔软的嘴唇在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又像触了电一样的迅速分开。

     “bucky,我觉得,我觉得这有些?是不是有些太快了。”美国队长在害羞之余还在盘算着那个老派的追求-告白-亲吻-结婚-生子的理论过程。

      “Steve,我喜欢你。”冬日战士显然要主动的多,他用那双有血肉的手勾住了好友的脖子重新继续了这个吻。

       他们正在亲吻彼此,就像是上了瘾一样的不断的触碰对方的唇,吮吸嘴角和舌尖。感受着来自对方胡渣的微小刺痛。

       亲了几下之后又开始放声大笑。他们太过熟悉彼此,熟稔到做这种亲昵的事情仿佛是自然而然可是又的确是为了治愈这个可笑的病症。贴着额头微笑,然后又在微笑中慢慢拉近距离,巴基闭上眼睛去用嘴唇触碰自己渴望已久的爱人,这种感觉实在美妙,就像是在触碰世界上最美的花。

     “ 等一下,bucky,我必须要说,我爱你,以后都请一直留在我身边,我爱你,我不再想要过没有你的日子。”

      “咳咳……好。”

      “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感冒了。”史蒂夫帮爱人拍拍背顺顺气,然后看到巴基捂嘴咳嗽之后的手心里又躺着一朵白色的小花。

      “别管他了,让我在亲一下吧。”把那朵小花随意的认真一边,努力睁大了眼睛开始对爱人进行延伸攻击,然后在得逞之后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爱人的身上。

        巴基巴恩斯就是这么恃宠而骄。好在,他的爱人将用一生来专宠他。

 

 

       所以为什么他的花吐症没有在亲吻之后如期消失?

 

005

     “Steve,我爱你,我们以后都将会在一起,但这还不够,我们结婚吧。”

 

-完-

 

科普:

花吐症:因为暗恋他人而郁结成疾说话口中会吐出花瓣 

             若所爱之人未解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化解的方法是与所爱之人亲吻

私设:花吐症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说不出口的“我喜欢你” 

          会随着症状的严重(爱的越深切,表白的愿望越强烈)花朵越来越大  

          起先是咳嗽咳出花朵到后来是张嘴就能飘出花来

 

 另外 点梗还在继续  如果感兴趣 可以戳这里: 来啊 点梗啊 



评论(35)
热度(140)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