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夜想曲 [盾冬 吸血鬼AU]

Steve ☆bucky

脑洞来自小折 @Enoch 原梗戳这里

原脑洞肥肠有趣 请戳进去看看 


001

       歌剧院演奏厅的帷幕才刚落下,管风琴的余声还回荡在半空中,如墨的夜色中总要发生一些奇异的故事。

       对喧闹的城市所对应,隐在森林深处hyrda的隔离实验室里,一具新鲜的人体被盖上白布。不过又是一个实验的失败品,还未死去,不过,被遗弃也不足惜。

       刺眼的不知道是阳光还是白炽灯泡,紧闭着双眼也能感受到来自亚麻布之上令人刺痛的光源。他就那样躺在那里,听到外面安静的巡夜脚步声被炮火声打乱,他甚至能辨认出纷乱脚步声的来源。

       咚哒咚哒,这是奔逃的声音。

       嗒、嗒,这是一个令人熟悉的放轻身形的靠近。

       然后蒙在身上的白布被掀起,麻醉药效还未散尽,巴恩斯中士在恍惚间看见自己记忆中那个身材娇小的童年玩伴之时难以置信的重复了一下那个名字“Steve.你是Steve.”。他皱起眉眼努力去认清那个人的模样,大约长高了些,肩宽了一些,结实了许多,甚至心跳都比从前更强健有力了些。巴基从未觉得自己的洞察力有像今日这样敏锐过。

       他还沉浸在现实对过去记忆的冲击中,搭着他的肩膀四下打量。

       他就已经架起他的手臂扶着他向出口处走去。

       “come on ”

       他是来拯救他的,跨越漫长的边境线冒着枪林弹雨,只为他。

002

       “captain,你要我说多少次,巴恩斯中士的身体非常正常,他的体温正常,表面上的那些伤疤也正在愈合,没有明显的脏器受损,作为一个士兵,心率有些慢也是在正常范围内的,我还有很多病人需要救治,如果你担心他,不如让他少喝点酒,他血液里的酒精浓度倒是超标的厉害。”

       军队的随行医生在被美国队长喋喋不休的询问中爆发了自己的小宇宙。

       “可他……”

       “滚!!!”

003

       “可是他不舒服……”史蒂夫在走出行军帐篷的时候还在嘟囔着没有说完的话。

       “我没有不舒服,Steve,我们去喝酒吧。”坐在门口草垛上的巴基抓了一把草扔向挚友“我才没有那么较弱,我只是口渴。”

       正午的阳光打在皮肤上有些刺刺的,可能因为夏天即将到来,巴恩斯中士把挽起衬衣的袖口放下来拉平又重新戴上军帽,把帽檐扭正,调整成能挡住阳光直射双眼的角度,想想又重新拉歪了些。

       巴恩斯中士从不在领导视察之外的时间把军帽戴正。

       “医生刚才和我说你不能再喝酒了,不想喝水的话,我那里还有些橘子汽水,我拿给你。”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似乎那个火红的大家伙又升的高了些,从周围庞大的树冠的间隙中散漫的洒下来,史蒂夫稍微往旁边站了站,尽量让自己的影子能为好友遮掉一部的阳光。

       半眯着眼睛正在适应突变的光线,巴基试图用胳膊撑住草垛站起身来却没想到柔软的草垛根本经不起他使力,右手就那样直接从干草里陷了下去,他有些窘迫的向好友投去求助的目光。

       那个人会意,向他伸出手“你跟我来。”

004

       甜甜的橘子汽水很好喝,附在玻璃瓶壁上的气泡自在又慵懒,和紧张的战事前线一点儿也不一样,盯着这些气泡发呆这是在酒精之外的自我麻醉。

       巴恩斯中士靠做这种无聊事来渡过无法入眠的夜晚,他的夜视能力变得足够好,好到也足够让他成为最好的狙击手。

       不过他卧在战壕里的时候在想着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大概是抵着困倦幻想着打赢了一场胜仗凯旋之时大概可以借着胜利的美酒睡上一个安稳觉,虽然史蒂夫那个家伙总是凭着各种理由夺走他手上的酒杯。

       但最后史蒂夫还是带他去了小酒馆,美国队长需要他的狙击手,他是最好的。

 

       不知道hydra在自己身上做了怎样的实验,巴基发现自己身上浮现出各种症状是从对光线特别敏感开始的。很奇怪,他发现自己惧怕阳光在夜晚的月光下反而觉得更舒适,从指尖开始变得冰冷的手脚,比从前更加敏锐的听觉和视觉,怎么饮水都还觉得干渴的嗓子以及一些兽性的本能。

       更甚者,他竟然对那个阳光一样的人有一点动心。

       许下了永远跟随的诺言,他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005

       冬夏交替,不再火热的太阳对于巴恩斯中士来说显得更加友好了些,冰冷的手脚也更适应长期卧在雪地的潜伏任务。

       瞄准镜中的世界是圆形的,他用它来追随那颗闪着太阳光芒的星。

       未曾互相袒露过心迹,但是他已经是他用来替代的太阳,他也同样是他的月亮和星辰。

       就如同星球自转不息是公理,意外发生之前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巴恩斯中士从未想过自己会变得有些与众不同,美国队长也没有想过,自己的月亮和星辰竟会在此陨落。

       他在拉动操纵杆的时候也曾想过向上飞去,去看看那天幕中是否还隐藏着他的那颗星月,但最终他还是撞向冰原。

       星辰自身并不发光,一定冰冷的可怕,可我却留他在那么冷的地方。

       带着那份残缺的遗憾,这次他追随他,沉入冰海。

006

       斗转星移,是那么一瞬,也是好几十年。

007

       当夜幕欺压下来的时候,一双藏匿了月色的双眼由冰雪中苏醒。逃离出雪原的拥抱,他跌跌撞撞的起身,又浑浑噩噩的扑倒在雪地上,反复几次,才像个初生的孩童一般学会站立。

       造物主似乎是在用最美的珍宝塑造这具躯壳,纤长有力如同天神的体魄,隐藏在棕栗色长发之下的是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和细致雕琢过的轮廓,没有体温,像是用雪堆砌而成,却比雪还要冰冷。只有一双如碧玺般的眼睛有着一丝生气,却也不是生人的气息,更像是蛰伏于黑暗的野兽。

       轻轻扭转着在漫长年月中躺的僵硬的脖颈,他观察这四周,悬挂在上方的火车轨道早已废弃,常年被冰雪覆盖的陡峭绝壁挡住了绝大部分的光源,天空像是墨染的锦缎,弦月的冷光夹杂着晚风斜切在冰面上仿佛奏出了一段零落的夜曲。

       张嘴似乎想要说出什么,最终却也变成一声长叹。

       他在渴望着什么,是温暖吗?不,是鲜血。

008

       这里是纽约,和几十年前的纽约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承载着岁月变迁之后的城市也并没有面目全非,还有那么些被时光遗忘的角落,比如夜夜笙歌的酒馆,比如舞台边熟悉的黑白琴键,比如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星月也没有突然落下砸在布鲁克林的大桥上。

       更何况一个没有记忆的躯壳也并发现不了这些改变,只是他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发展迅速的社交网络告诉他,这是一类被称作“吸血鬼”的物种,这种嗜血而生的东西,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被称为鬼怪更为合适一些。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该留存着记忆的地方是一片空白,就好像他才刚初生于世。

       端坐在时代广场角落的长椅上,他凝视着从华灯初上就聚集于此的人类,白皙的皮肤下显露出的青蓝色的血管格外诱人。衣香鬓影,裙角翻飞,华丽的珠宝和掩盖在脂粉之下的年轻面庞,这些年轻的女人是香甜的选择。

       磨蹭着嘴角的尖牙,他在挑选目标。接受了心理上的落差,他要选择他第一份正式的食物。

       伸出手指去挽留从面前经过的第99位女士,指尖划过她金色的长发,然后她偏过头与他微笑着点头,谁不想有一场惊世的奇遇,而且那个他还是一个英俊得犹如神祇的美少年。

       相拥着转进黑暗的小巷,一场还将将开始的捕食计划却在女孩的惊声尖叫中被打乱。

       “你是吸血鬼???真的吸血鬼????啊啊啊啊啊!!请吸我的血!请!!!”女孩激动得变了调的声音在暗巷中响彻。他在慌乱中放开了扶住女孩颈部的双手又退开了好几步,穿着热辣的女孩在倒地昏迷之前还给了他一个充满爱意的眼神。

       是这样的吗?他在心中这样问自己。原来“捕食”是一个这么难的过程?

       “不是的,你不该浪费食物。”

       确定了声音不是从心底响起的,他回过头看见一个有着纤长身型和贵族气质的人扶起晕倒在地的女孩,诱惑似得用指甲划过女孩脖颈的血管,那个人也有着同类的气味,他能感觉到,于是他继续盯着他上下活动的双唇,听他说出的带有盅惑人心气质的话语。

       “你来自北面,觉醒于冰雪之中,有趣,你竟是一个还未碰过血液的“新生儿”,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同伴。”见他不回话,男人又重新开口“我的winter,如果你不开口,我便默认你是我的随从,你将跟我去远方,我带你去我的家,阿斯加德,那里才是吸血鬼的天堂。”

       “不,我不叫winter,我也不会跟你走,我得待在这儿。”那个人说对了全部,但他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一个想法就是在这里才能遇见他想要的,他不能跟他走。

       “可你没有记忆,拿着吧,这个名字和这些。”松开手将那个可怜的“食物”重新丢弃到一边,男人递过去一个酒壶,相同的绿色眼眸在黑夜中闪烁着惊艳的光“我叫Loki,你会回来找我的。”

009

       他还不知道,来自心底的那个声音,是本能在替他找寻着未知,找他的心他的爱,他的过去他的未来,他用来代替太阳的那颗星。

010

       学会了接受来自他人的好意之后,生活变得容易了很多。

       那日在饮尽了酒壶中的那些血液,他追上了那个男人的脚步“loki,同伴。”

       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端详了良久,loki接过酒壶重新揣回怀里“可惜,我还不能做你的同伴,有一个人在等你。不过,我可以帮你。或许之后我们可以带上你的他一起上路。”

       有贵人相助,他有了一份在一家只在夜间营业的小酒吧里演奏钢琴的工作,没有体温和体感的躯壳竟然能弹奏出带着充沛情感的歌曲,这是他在无数次的突破自我的尝试中发现的。

       他也曾做过类似自虐之类的傻事,在他发现这具躯体上的任何伤口都会在顷刻间愈合,甚至连剪掉的长发和指甲都会迅速的生长出来之后,他放弃了这种无聊的尝试,至少目前日子还能过的不错,有了一副摆在酒吧地下酒窖里属于自己的棺材,能在得到不菲的小费之后坐到吧台上去点一杯专供吸血鬼的“夜想曲”,偶尔还会被loki带出去“享受生活”,他能适应大都市的靡靡之音。

       有些时候他也能从沉浸在乐谱中努力弹奏而回想起一些从前的东西,那些他还未转变之前的从前。

       唯一遗憾的是,他再也没能见到白天,再没能见到过太阳的颜色。

011

       他再次找回他的生命之光是在又流转过了些许年月的一个普通的夜晚。

       不同于白日的阴晴不定,繁华城市灯火通明的夜晚总是很相似,长生的血族也从来不去计算年月,活腻了就换个地方换个身份重新开始,像他这样的实在是少数,不得已他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像是故意弄乱头发改变穿衣风格,甚至为自己准备了一个面具。更少的减少与人类的交流。

       到也还相安无事,直到命定的变数出现。

       霓虹灯闪烁出的浮夸光束倒映在墙壁上让人有些眼晕,他看到了一个似乎在梦境里见过的人坐在酒吧门口的椅子上,并且随着他的走进,那个人竟然站了起来。

       拢了拢衣襟,他缩着脖子努力抵抗自己不被那男人裸露在外的脖颈所吸引,天知道他又多想扑上去咬一口,这种事情可不常发生,平日里喝足了血库的供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着一个大活人起了念头。

       “请问,您是这里的钢琴师吗?……”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男人起身拦住了这个企图钻进旁边小巷子绕道而行的人,他也刚刚被时代的美丽错误带到这里,为了更好的适应,也为了他埋在心底的想念,他出来体验这个全新的世界。“我想听些旧曲子,听说你很擅长这些。”

       原来是为此而来,吸血鬼先生稍微放心了些,点点头,示意他跟着自己走进还未涌入拥挤人群的小酒吧。

       摸了摸琴面再摆开谱子,他坐在琴凳上看见那人塞了一把钞票到钢琴左上角的钱箱里又找了左侧最近的桌子坐下。

       按下一段音阶示意歌曲即将开始,另一边舞台上的歌者早已和他配合默契,弹什么曲子,就唱什么歌,随意的就好像他们早就排练好了一般。

       《t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此时弹出这首曲子,的确是首旧曲子,歌者却愣在那里,这不是他们规定范围内的歌,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开腔。可是那个坐在离钢琴最近的酒桌旁的男人却开口轻轻的和着歌。

       “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我的一个朋友。”男人在一连听了几首曲子之后上前拍了拍钢琴师的肩膀“我觉得我们很有缘,你可以摘下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轻轻的摇头,他克制着自己不去偷瞄那男人脖子上的血管,他竟然对他有欲望。这不对,无论如何,今天不能继续了。

       起身离开之时又被男人拉住手臂“先生,那至少告诉我您的名字可以吗?我叫Steve,Steve Rogers。”

       紧要这牙关不让尖牙暴露出来,钢琴师隐面具后的表情有些凝重,这个名字好像从未知晓过,又好像刻在他生命里一样自然,抬起手臂挣脱掉那个自称Steve的男人紧抓住自己的手,却也不小心碰掉了挂在脸上的面具。

       “bucky!”Steve在看清男人长相之后第一反应是上前抱住他,这个隔了些许年月的拥抱来了太迟了,他早该这样抱住他的。“my bucky ”

       谁他妈是bucky,钢琴师在内心里这样骂了一句却忍不住铺天盖地而来的念头和蠢蠢欲动的尖牙,一口咬在了史蒂夫的脖子上。

       他没有属于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反正,有那么多狂热的吸血鬼爱好者都期盼着被这样咬一口,那,这个人也应该没差。

       温热的血液顺着牙尖缓缓流入口腔的时候,钢琴师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Bucky Barnes,原来我他妈真的叫bucky。

012

       “你在做什么,bucky。”感受到来自脖颈的疼痛感,史蒂夫松开了紧抱着的双手转而扶着肩膀将巴基从自己身上扒开。“吸血鬼?哦天哪,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Bucky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又突然止住了话头。“对不起,我是说……你真的很像我的朋友。”

       “是我,Steve。”回味着口中香醇的血液,从冷冻库里拿出来的东西就算再次加热也不会有这样的口感,尤其是这附带了回忆的味道,如果不是因为那接连的变故,他也本该拥有这种鲜活。巴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挚友,他做吸血鬼做得久了,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来面对这代表了自己所有过去的伙伴。他想起了loki的话,他就命定该在这里遇见他,他和他的生命注定将纠缠一生。

       其实光靠眼神就能辨认出是他,但是史蒂夫始终想让自己的礼数更周到些,他也不常做这种冲动事儿,更何况他们俩的存在本身就是两件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们也没工夫去消化这些难以理解的部分。

       已经拖欠了近百年,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知是谁起的头,两个人拥抱着互相贴紧,唇齿相交,笨拙的加深着这个带着血腥味的吻。

013

 

-我是吸血鬼,我的世界里只有黑夜,我还有依靠人类的血液才能生存,你会怕我吗?

-我是超级英雄,我可以打败魔王怪物冲到外太空去拯救世界,这些我都不怕,我当然爱你。

-可你没说你会不会怕我。

-我怕,我当然怕,我怕你不爱我,我怕你将于永生之中将我遗弃。

-我的Steve,我的月亮和星辰,照亮我生命之中的唯一的光,我将终不弃你。

-my bucky my love, I’m with you to the end of the line.

 

 

美妙的琴声伴随着誓言,交织而成的,是属于他们的夜想曲。

 

-end-


私设补充:

bucky由九头蛇注射的血清改造成吸血鬼 在漫长年月之中慢慢转变 具体症状是  感知度会更高  惧怕太阳 喜爱月光 能从月光精华和血液中获得再生能力 所以摔下山崖毫发无损是因为在漫长的沉睡中已经痊愈了。

Loki是被驱逐的初代吸血鬼 有看透人心的本质 他一个人回不去家乡 所以要与同伴同行 


我也母鸡抖交代清楚了没有! 反正! 我超爱吸血鬼设定!希望有机会可以写长篇!

 

另外 这篇文章里所有关于星空的比喻 

        我都拿来送给我的JO宝  @Gargantua 

        你也是我的星辰月 我是你的小讨厌 



评论(26)
热度(51)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