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xxy

一个无趣的灵魂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盾冬无差]

Steve ☆bucky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我很无耻的自己给自己发贺文了 

 

这篇其实来自我们群里的 @Sky 太太聚众搞事的五月天歌词抽梗 

(这个人自己不动笔请大家一起帮我催促她!!)

(好像还有几位太太也参加了想看的话请一起催促他们!!)

 

001【人群中哭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盾视角

 

-“你在想着谁?”

-“bucky Barnes”

 

        在冰雪的荒原中沉睡,又再次醒来,Steve Rogers睁开双眼第一个想起的是这个刻在心尖的名字,随即,他也想起卡特的红裙子、想起布鲁克林的小巷、想起战壕烟火、想起熟悉城市的街道、想起那些与咆哮突击队一起喝着酒哼着歌的小片段。

        窗外有些喧嚣,但一切的表象都还是熟悉的样子。收音机播放着不合时宜的广播,这里应该是医院,但处处都是破绽,他没想过自己会再次醒来。

        “我在哪儿?”

        “你在纽约的一间术后恢复室里。”

        漂亮的女人张嘴编织着禁不起推敲的谎言。

        不对,这不对。

        打破谎言堆砌的幻境,突兀的闯入现实的人潮中,这里不是他的归属,一切都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样子,Steve roger,或许他仍然是美国队长,但是他却也不在属于这个时代,在这一刻,他也不过是个思念着永远抵达不了的远方的普通人。

        液晶显示屏,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的影像。灯火通明的街道,拥挤着的衣着亮丽光鲜的人群。挂着凶猛引擎的四轮野兽,数不清的岔路口。四处高耸林立的钢筋水泥森林,头顶不过方寸的灰白色天空。

        那些旧时候的树木和老房子以及互相熟识的街坊邻居全部都随着时代消失不见了。

        如此陌生,这里的确是他曾经生长生活的地方,却不是他的家。

        “你一直在沉睡,cap。睡了大概七十年。”

 

        紧纠着眉心,Steve迟缓的伸手牵扯出一直垂坠在胸前的军牌。上面还分明刻着他的名字和那串熟悉的号码,可这算什么,错过了战争年代,这不过也只是一个或许还有些意义的纪念凭证。

        心脏在叫嚣着想要冲出胸膛,呼吸也被近乎凝滞的空气而阻碍得难以继续,喉咙间泛起的是咸腥的苦意。美国队长从来不犯的老毛病似乎又都汹涌着卷土重来。

        “你会没事的吧?”

        “没事,只是……”

        只是我就快要不能呼吸了,我错过了一切,错过了每一场的枪林弹雨,错过了与战友们一齐的凯旋而归,错过了那场改在周六的舞会,错过了那个始终站在我身后的人。

        不,我早就错过他了,在我沉睡前,我就已经失去他了。

        我本就没有拥有那个“胜利之吻”的机会。

 

        一切都失去了意义,他只能,再次奔逃。

        美国队长不能在众人面前哭泣,Steve Rogers的自尊也不允许他当众展现脆弱,可是,当现实呼啸着猛烈而来迎面撞击上他最在意的部分的时候,他也能让自己存着那么一丁点儿的负面情绪。

        当我的家,我爱的人,我最忠诚相待的事业全部都离我而去的时候。

        你猜我想到什么?我想到死。

 

002【我站在你左侧 却像隔着银河】冬视角

 

        再次睁眼的时候,bucky Barnes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病房中,他的伙伴Steve Rogers十分安稳的躺在病床上,还未醒来。

        记忆在那场大雪天,伴随着失重感和耳畔刮过刀割一般凛冽寒风的急速掉落中,最终停滞在深埋在冰雪里无止境的寒冷之中。

        那么我就不该出现在这儿。那时候的小Stevie好像懊恼的在哭泣,还能记起那张因为距离的延伸而逐渐变小的脸和始终向我伸出的手,所以,是他找到了我吗?还是我幸运的获得了其他人的救赎。

        他想要走过去唤醒他解释这一切,却发现他的视角是向下俯视着一切的,用力迈开步伐,却之不过是在虚空之中蹬了两步,从一旁的立柜中穿过。难以置信的伸出双手,却触碰不到爱人的面颊。

        看起来是他在抚摸他,却没有触碰的实感。

        他也不懂,只能看着他簇成团扇的睫毛煽动了一下,两下,然后睁开那双比海蓝萤石还要好看的双眼,然后目光虚无的落在他之外的地方。

        “嘿,Steve?Steve、Stevie。”他像儿时那样呼唤他的乳名,可是他听不见,只是似乎有了某种感应似得看了看左边。

        Bucky看着自己的爱人撑着床沿起身坐起,整个身子与他的重叠然后又从中穿过,他看不见他听不见他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扶不住什么只能靠握紧双拳来支撑着不让自己被突如其来的现实所击垮,bucky退回到房顶角落,他发现那个走进病房穿着暗绿色筒裙的卷发女人也看不见自己。

        该死的,她竟然对他微笑,他能看见那眼里的迷恋和闪烁着的谎言。

        Steve,不要信她。

 

        打到推门而入的警卫,bucky跟随着Steve的脚步从被撞破的墙壁中穿出去,他冲锋在前,他像个幽灵一样跟在他背后,好像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是这个模式,只是现在这个形容更为贴切了些,漂浮在半空中的bucky不敢细想这个可能性,也来不及想,他的爱人已经仓皇而逃。

        门外是从未见识过的世界。

        他们曾结伴在一场未来科技展中窥得一隅。

        钢筋水泥玻璃砌筑的大厦、巨幅液晶屏和霓虹边框、响着嘟嘟喇叭声的新型汽车、分不清通往何方的马路,和漠不关己的人群。

        不过好像这一切都不重要,他只在意那个人。然后他看见那个已经非常强壮的大个子前胸剧烈的起伏着,脸色煞白的如同从前那个弱小的小豆芽一样。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把他挡在身后,对着那些武装森严的防暴警察,对着那个迈着沉着的步子走来的独眼男人,对着可能会伤害到他的一切。

        “你们不要逼他啊!他有气喘他身体不好!他是美国队长他不是坏人!没看见他已经呼吸不过来了吗!”bucky奋力用他的胳膊护住他的小Stevie,无论他多强大,他始终愿意照顾他“别再靠近了!拜托!离他远点!”

        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听见。

        他看见Steve穿过自己按在他胸前的手臂拉扯出脖颈间挂着的军牌,看着他好看的眉头再次纠结在一起,随他一起陷入沉思。终于有空去回想自己的处境,那场崖间的急速坠落,掉进冰隙里该是尸骨无存,可能最幸运的是自己现在的样子还算体面,没有支离破碎的四肢,和可怖的五官,并且还能在死后跟随他一起抵达未来。死后,嗯,死后。

        噢,原来,原来我已经死掉了。

 

003【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盾视角

 

        虽然他曾在无数个梦境之中回忆起那个有着漫天皑皑白雪的山崖,重演那个失之交臂的掉落,梦见那个本该紧握住的手,梦见心心念念才刚失而复得却又再次失去的人。但是也能无数次在刚进入睡眠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与他的bucky相遇在布鲁克林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一起看电影看球赛、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疯闹一起嬉笑。一起重复他们相处的每一个伴随着悲欢离合的细节,那时候他们始终在一起。

        又或者是在白日梦中回想他变身成为美国队长之后一起经历的出生入死。他的确需要他来看着他,他一离开他就做了傻事。

        傻气是不会被带走了,挚爱的人也不行。

        他还能记起那个人手里被枪托磨出茧的部位,他曾无数次牵起这双手,只有那一次,他没能握得住。就算他又在梦境中无数次的抓住了他的手,也没用,他始终还是拥有那个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落的事实。

        他曾选择的方式是随他坠落,未能陪伴他一起躺倒在那片冰冷的崖底,他也用他的方式在海上冰原中沉睡了几十年。

        可惜,他没能死去。

        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从无止境的梦魇之中惊醒。

 

        这次他梦见他俯下身亲吻他。

        柔软的唇瓣从轻触额头又落到鼻尖,然后重重的吻上他的嘴唇。

        Bucky的嘴唇是适合接吻的形状,勾起的嘴角里像是卷藏了糖块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去噬舔,他们也曾有过几次亲吻,在看完电影回家途中的暗巷里,在某次战斗背对着人群隐藏在树干的背后,在深夜营帐昏暗的油灯剪影中。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带着预谋却又顺其自然的羞涩靠近。

        双唇的触碰的美妙就像被丝绸锦缎包裹着跌入云朵里,外界的电闪雷鸣全都与你隔绝,这种距离为负的接近是会上瘾的,尽管他们都十分克制自己。

        他开始后悔,在最后一次一起出任务之前,竟然因为时间紧迫而忘记亲吻他。

 

        或许,就因为我欠他这个goodbye kiss。

        所以在每个梦境中,他都在残酷的提醒我,我已经失去他了的这个冰冷事实。

        我们互许了生死,可是我却还独活着。

 

        每天睁眼之后的清晨和日落之后的夜晚,他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这比做美国队长要难得多,为家国大事而坚持战斗是第一优先,可是这个选项已经消失在时代的尾声里了。自由和民主的条约在现如今有一大批人在践行,他们甚至做的比自己要更好。他觉得自己可能不再被需要。

        甚至,这也不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老旧的观念和老旧的自己都已经不能适应。

        从前他只是失去了他,现在,是真的失去了一切,他是他的一切,过去与未来,完整的一切。

        暂时借住在神盾局的宿舍里,看着他的盾牌和那套摆在床头的制服,这是现如今他唯一拥有的,或许在其他人眼里看来这都是绝世的珍宝,可是如何才能找回他的珍宝?

        请问该如何放下你的挚爱?请问该如何释怀过失与逝去?

        Steve Rogers的确陷入了那个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他竟然不止一次的想到死,他想他,他想再次随他而去,真正的随他而去。

        “那个和我一起从布鲁克林而来的我的挚爱,我也该始终同他一起。”

 

004【你静静忍着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冬视角

 

        或许作为鬼魂行走在人间也没什么不好,bucky回想起小时候自己对关于“如果有一天你拥有了任何人都看不见你的能力,你会做些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

        大摇大摆去商店里偷吃喜欢的甜食,光明正大的走上前一枪毙了所有坏蛋,偷亲Steve一万次。

        当然,最后一个回答他是没有说出口过的,他现在有机会偷吻他一万次,只是他不会那样去做了。

        他看不见,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于是这没有意义。

 

        Bucky跟随着自己生前的爱人回到那个被分配的居所。这是一个还算温暖的地方,衣柜里整齐的叠放着款式简洁的衣物,窗台上摆放着花草,冰箱里堆满了食物,甚至他们还为他准备了一个放在床头的相框,相框里插了一张咆哮突击队的合影,他和他站在一起,并肩而立。

        他现在也站在他身边,只是他感觉不到。

        像个背后灵一样的跟着他在屋子里晃荡,或者走出去溜一溜新时代的纽约大街,一起坐在沙发上发呆,一起躺在老式床榻上,抵足而眠。

        鬼魂并不需要睡眠,所以大多数在Steve熟睡的时候,bucky只能盯着天花板发发呆,或者自顾自己的在他耳边讲他们的那些从前,现在他听不见,所以他就好意思把自己全部的真实想法都说给他,还可以说句那些温柔又下流的段子。

        在爱人陷入梦魇的时候,他会温柔的亲吻他的额头,伸手抚平他的眉心,祈祷这样可以给予他祥和的梦境。

        Steve Rogers在做美国队长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强大,可是在bucky Barnes身边,他只是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他也理所当然的照顾他。

 

        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就没什么不好,至少现在还能用这样的方式陪伴他,远比永远接触不到的生死离别要好的太多。Bucky不知道自己还能用这样的形式存在多久,轮回转世才是鬼魂的宿命,能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一个奇迹。

        他有想过用自己的方式给Steve留下点提示。比如在Steve坐在窗前的时候努力从窗里窗外的飘来飘去让引起的风能带动纱帘去触碰爱人解释的手臂,比如在Steve又开始陷入自责情绪的时候跳到广播或者电视频道里带来点频闪来分散他的注意,比如,比如bucky尝试拿起一只钢笔。

        他发现自己在集中意念的时候可以抓起一些纸张之类轻飘飘的小物件。

        于是又有很长一段时间里,bucky就不再亦步亦趋的跟在Steve的身后,他开始专心练习握住一些东西。这样的对比还真是可笑,明明就因为握不住才落得如此,却要在死后继续重复这个过程。

        当他终于有所成就的时候,跳起来尖叫着Steve的名字才发现,他的爱人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刚才有客来访的痕迹被抹去,被子叠的工整,洗碗池的碗盘被收拾的干净,烘干机里的衣物被一件一件的挂在衣柜里,床头柜上的相框被擦拭的干净,一切都在它们该在的地方,除了他,并且bucky下意思的就觉得,他不会再回来了。

        外面下雨了,他飘出门外,雨水淅淅沥沥的并不大,却足够打湿衣物,只是作为一个鬼魂他能做到滴水不沾身。像疾风一样奔行,连带着雨水都变得更加猛烈,他翻遍大街小巷的找他,叫他的名字,虽然他听不见,也没人能听得见。

        “Steve!Steve!Steve!”

        他再也触碰不到任何,却仍然感觉到冷。

 

005【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盾视角

 

        他们给了他一把枪,一把他的bucky曾经在战时用过的枪,送给他当做礼物。

        “cap,我们觉得,这物件,你比博物馆更适合保管,这是真家伙,博物馆里很多都是复制品,你知道的,那展馆里也有你的盾牌,当然也是冒牌货。”

        神盾局里面也不乏美国队长的崇拜者,他们会在偶尔恰当或者不恰当的时候带上一些他们认为的贴心礼物登门造访。只有这一次,Steve Rogers摩挲着对方手中的枪支,隐忍而又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

        他认得这个,他也曾和他打趣说起这把枪是他的最爱,又在他吃醋的时候认真的解释道“Steve,这不一样,我爱这把枪,可是我拿着它为你而战。”

        在那次任务的前夜他和他开玩笑说小心掉下山崖,他才不情不愿的收起来换了另一把趁手的,一边埋怨着说让他不要咒他,一边计划着回来之后能一起去小酒馆喝一场。

        Steve发誓他当时的意思是小心那柄枪掉下山崖,可是,掉下去的却是那个持枪的人,这枪却兜兜转转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或许只是天意,一个天道的轮回,他生出一个念头,他要用这个或许是这世上唯一与他有关的物件来与自己做个了结。

        送走了客人,Steve拿起了那把手枪,枪身还保存的十分完好,甚至还没有间断的上了油。退出弹夹,里面没有子弹,Steve又把它推了回去,用力握了握之后放进了贴着前胸的上衣内袋里。

        美国队长想要搞到几发子弹还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captain,他是自由的战士,却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的独行者。他曾经也做过只身潜入敌营的事情,不过现如今提起这一切,不过都是过去的故事。

        能陪他一起战斗的那支队伍已经不存在了。

        又或许是,让他为之战斗的理由,现如今已经找不到了。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还在这里呢?这是我该付出的代价吗?美国队长没能引领战争的胜利,也没能战死沙场,轻松的睡一觉就能享受到胜利的果实。应该是这样的吗?我倒觉得,这是对我的惩罚呢。

 

        走在已经逐渐熟悉的城市街道,Steve第一次在从沉睡中苏醒之后感受到如此的不适应,就好像那种一直伴随着他的熟悉的感觉不见了,他有些慌乱,脚步越走越快直到飞奔起来,直到那种窒息感又重新席卷了他,他停下来捂住胸口喘息。

        那里放着bucky的枪,现在也是他的枪,即将成为连接他和他的阴阳两隔的方法。

        天空中忽然飘起雨来,并且有逐渐下大的趋势,Steve又想起了那个总是把头拨弄的规整的爱人,他最讨厌被雨水淋湿了头发,也时常叮嘱他不要淋雨小心着凉惹得感冒发烧。他最听他的话,于是他转身走上回家的路。

        回到家中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气息还未消散,以美国队长的洞察力,Steve很快就发现书桌前的细微差异,那只前几日被送来的羽毛笔被丢了在地上,他像是预知了什么似得快步上前捡起笔又赶忙去看桌子上摊开的纸张。似乎自他苏醒之后就没有什么能比一梦七十年更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但是此时,Steve惊呆了。他看见洁白的纸张上写着他的名字,是令人熟悉的笔迹,紧接着,他感受到房间里突然凭空呼啸而起的一阵风从直击他的胸口,他松开手,羽毛笔掉落在地又被风轻轻的卷起,回落到书桌上。

        凭空竖起的笔杆轻轻晃动,白纸上再次显现出熟悉的笔记。

        “Punk!”

 

006【于是你含着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地走着】冬视角

 

        沮丧的重新回到Steve的住处的时候,bucky的身型不在那么轻快,这世界太大了,叫他如何像当初的相遇一样如此轻松的找到他,好在,他回到了这里,就看见,他也回来了。

        “Steve!!!!!!”徒劳的发出尖叫,bucky想了想使劲全身力气向Steve的怀里冲过去,他能感受到这阵风,就像他看一眼就知道,被写在纸上的“Steve”并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出自他手。

        “我在这儿”其实他举着羽毛笔也有些吃力,但他迫不及待的想向久别的恋人展示自己的存在,他在这儿,自他苏醒,他就一直陪着他,从未离开,好吧,就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差点把他搞丢了。

        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和战士亲密无间的搭档与恋人,Steve也懂他的全部,重新走到桌前,又有些诚惶诚恐的让开一个人的距离。

        “我会抱你 ”写下这几个单词,bucky甩掉手中的羽毛笔扑进恋人的怀里,他还是碰不到他,不过,此时他的爱人也隔着虚空环起手臂,他还熟悉他的身材,手臂与手臂间的间隙,刚刚好贴着他的腰际,他感受不到,但是bucky能看到。

        “我的Steve是最棒最棒的!我可想可想你了!”不管爱人能不能听见这句话,他贴着他的耳畔喃声低语。然而就像是心灵感应似的奇迹,他听到Steve也开口。

        “bucky,我很想你。”

        万分想念,不及此时的一个拥抱。但bucky还是先从这个怀抱中抽身,他重新拾起羽毛笔,在纸上画了一个笑脸。然后用力在屋子里跑了一整圈来回,带起的风掀起窗帘,吹散花瓣,弄乱纸张,甚至带倒了Steve靠立在墙角的盾牌。

        “bucky,不要淘气。嗯……其实我早该猜到是你。”Steve找出另一只笔在纸上写下一小节单词,然后小心翼翼的撕下,握在手里朝着一个方向空举手心。看着那张纸条被托举而起,又皱成一团,桌上的羽毛笔又重新立起。

        “这是什么”bucky看到小纸条上写着“MY bucky ”

        “这是我给你贴的标签,你拿着它这样我就能看到你在哪里了。”Steve认真的为自己的幼稚举动做解释。“只有你能看到我,这不公平。”

        皱成一团的小纸条被砸向Steve的眉心,bucky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愁,他们能凭借着小纸条交流,这是这白纸黑字又在时时刻刻的提醒他们——他们可能终将不能有交集。

        最后他们选定了一个小红星的图案作为标记,Steve画了一个,bucky把他捏在掌心里。

 

        掏出藏在衣兜里的枪械,Steve怯懦的说出一句道歉“bucky对不起。”bucky几乎是在用狂风飞奔的速度过去将他手中的枪械撞掉在地,同时又用手中捏着的纸条砸了Steve一下。

        “我可以为你做所有事,那些危险的、肮脏的,全都交给我,我最珍惜你,可你怎么还是犯傻,Stevie你**的是不是找死。”脱口而出劈头盖脸的一顿火气,bucky在虚空中站立了一会儿,看着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向何处的爱人,他叹了口气,又重新把纸条捡回来攥在手里。用拇指压着纸条,抚上了Steve的面颊。

        他触摸不到任何皮肤温热或者冰冷的实感,可是这样他的Steve能看到,他在摸他的脸,他在无声的诉说着他的原谅。

        一滴眼泪从Steve的长睫毛之下坠落,竟然顺着bucky的手背滚落下去,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的东西是能连接他们的。Bucky眼里也泛出泪水,有些任性的将眼泪蹭在Steve的肩膀上,看着那块干净的布料留下一点点浅浅的泪痕,他终于放声大哭。

        好不容易有了能称得上实质上的进展,一切却又都显得酸涩,他们还是阴阳两隔。

        “bucky,无论如何别离开我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007【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 重新开始活着】尾声

    

        誓言没用,许诺也没用,人与鬼魂注定不能有长久的相守。

        他们的相处也只不过是凭借着那颗小红星作为标记,自我安慰的拥抱牵手。Bucky并不总是有整天握着纸条的能力,于是更多时间,他只能靠着纸条上的留言来向爱人证明他的存在。他写早安写晚安写Steve我想你Steve我爱你,恨不得写到他能去到的每一个角落去,去不到的地方,就让风将他带过去。

        直到有一天,他竟然发现,他的时间并不是一天完整的24小时。有时候他会去到一个他未曾到过的地方,漆黑冰冷的方寸之地,躺在那里的那个自己,带着肃杀的气质,闭着眼睛就像从未鲜活的存在过。他尝试融入那个身体,可是一躺进去就动弹不得,甚至他的思维他的记忆都不再受控制,那具躯壳里的一切都是支离破碎的,伴随着凄厉的哀嚎和匕首刀刃切割成碎片又打乱的颜色。

        这很可怕,bucky Barnes不怕死,可他怕有一天他发现自己还活着,却不再记得他,成为另一个近乎冰冷的完全陌生的人。

        然后他又回到他的身边,在纸条上画下一颗又一颗的爱心,他怕自己忘记。

 

        Steve有时候也会发现,可能房间里一整天都静的没有一丝风,那张画了小红星的纸条也安静的躺在桌子上,羽毛笔也不再竖起。

        每当这种时候,他就只会静静的翻开以前bucky留下的那些字条,从焦躁不安,到逐渐平静的习惯下来,他怎么舍得离开他,他答应过他的。

        但这等待的时间变得越来越漫长,当他在呆立了一整天直至深夜才又感受到那阵熟悉的风,看到那张小纸条向他飘来的时候,他张开双手迎接他,可他知道,他终于又要失去他了。

        没有时间了,可能他终于还是要先他一步进入轮回。

    

    

-你别怕,还会再次相遇的,相信我呀,因为我爱你。

 

        这是bucky留给Steve的最后一张纸条,在他醒来后,就看见那颗画着小红星被捏的起了毛边的纸条落在枕头上,他的bucky,终究还是离他去了。带走了那把属于他的枪,不知道去往了何方。

        还会再次相遇的,Steve又默念了一次纸条上的内容,然后起床,洗漱晨跑。他会努力过活,做回最好的自己,时刻准备迎接会在未知节点发生的那场相遇。

        然后就是不久之后,他们在高架桥上的,再次相见。

 

 

-完-

 

送给自己做生日礼物的一把大刀 

请把它理解成这是bucky在被冰冻期间灵魂出窍的故事 

我原本的构思还要更刀一点  听着这首歌我想写的是一个

“Steve自杀前的最后一天”这样的故事 终究还是没有下狠心  

我让这个结局停在了队2的故事里 

所以照剧情发展下去 这大概还是一个HE的故事 


灵感全部来源于歌词但有两句最虐的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是列了大纲也没敢动笔的 

他们不在彼此身边的时候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快乐 

 

再补一个甜甜的脑洞 

“假如鬼魂bucky偷亲Steve一万次的话”

那么 Steve感觉不到 就只有bucky在一边亲啊啄啊数 

一下两下三下数到一万下光是脑补这个画面我就笑出声 


又长大了一岁 把所有故事里的那些敢爱敢恨的勇气 全都送给自己 

Grxxy

2017.5.4

评论(40)
热度(54)

© Grxxy | Powered by LOFTER